追蹤
拔毛症(Trichotillomania)拔毛癖(hair pulling)食毛癖(Trichophagia)斷髮癖(Trichorrhexomania)圖書館Library
關於部落格
1889年法國皮膚科François Henri Hallopeau 醫師提出疾病名稱,1838年法國精神病Jean Etienne Esquirol醫師提出衝動控制障礙,1987年被納入DSM III-R精神疾病診斷手冊。患者無法抵擋拔除毛髮衝動重複行為,造成明顯毛髮缺少嚴重者會有瘢痕且可能有併發腕隧道症與食毛癖。
  • 108677

    累積人氣

  • 3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執著於毛髮專業時,是否該反求諸己,我真的是對專業放不下嗎?

 "s6351301" <s6351301@ms13.url.com.tw> 於 2014/12/11 上午9:35 寫道:
有時候專業知識所能提供的內容不是病患所想想要的,如你說的皮膚與毛髮圖片都看膩了.
那換個角度來想,你想要什麼應該可以去問醫師,雖然門診時間很短.
但只要你真的有疑問,我相信對於醫師看診他有意義回答你的問題.
如果你真的不想跟醫師互動,或許我們也可以相互討論看看.
畢竟每一個病患所要的都不一樣,我自己在生病時也是如此.
後來病好了發現其實我要的不一定是專業,有時候是透過想要了解專業來抒發或嘗試轉移一些事情.
有時候表面看起來你要的是這些,但事實上你所希望的跟真正擔心的又是不一樣的內容.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我自己也一樣.
以我的年紀單身有好也有壞,工作有時順利有時不順.
不順的時候,家人的支持是很重要的,我也是讀空大與旁聽研究所時才知道社會支持對一個人的重要性.
因此,我才慢慢改善自己喜歡獨處過一個人的生活習慣,也學會去修復原生家庭互動關係.
雖然我小時苦過也怨恨家庭,但長大獨立後就慢慢淡忘這些傷痛了.
就像我妹,我問她妳結婚時父親沒到場缺席了,你會難過嗎?
她說:會很生氣不會難過,她跟我不一樣,完全不會想要去渴求父愛.
有時我也會想,當時我男友家境也不好,結婚時也發生跟我妹情況.
那我結婚後會比現在幸福嗎?答案,不一定會比單身幸福,主要原因是我們無法良善的溝通.
 
壞習慣要改真的很難,我自己改了十年以上都戒不掉.
當我愛上男友時,我也曾立願要戒掉這壞習慣,但後來還是失敗了.
最後,我才去醫院尋求協助的,只是沒想到我不是用正規醫療方法.
而是利用對爸爸不信任情感因素讓自己強化治癒信念跟醫師打賭病會好.
因為你自己知道醫師就是醫師,他存在你心裡的價值就是治癒疾病,所以跟男友立契約病要好很不一樣.
男友立口頭契約會失敗,是因為男友他扮演雙重關係角色,當觀念有衝突時人都會趨向對自己有利的選擇.
就這樣失敗了,男友在你心目中就是男友而不是醫師,所以你自然就會放棄疾病好的信念與行為.
因此,有時候我也會想想,精神科醫師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很短暫的貴人相助,且是在於醫療方面的本質.
雖有時會幻想喜歡醫師,不過我很清楚醫師與我的彼此人際限界線,我不會想要越過這一條界線讓雙方陷入僵局.
我還是喜歡把醫師看成我的貴人在醫療領域幫助我,所以如果我能力夠了真的適合轉行我才會去轉行.
 
每個人都會有非理性的思想行為,且都知道自己該不該做.
你覺得你真的不想走進這些非理性自己覺得很不妥的思想情緒裡面,直接換環境轉換心情是最好的辦法.
環境與情緒會直接影響人的思想與行為,你自己必須要去找到什麼條件底下需要啟動環境與情境轉換條件.
這些是正常人自我調適的歷程,且需要一段時間去做嘗試.
如果你有想討論的內容,或許可以討論看看自己的困境與想法,我們一起來共通想想.
 
改變壞習慣不僅跟你的意志力有關,還跟你的壓力調控及情緒宣洩和觸發易拔毛環境有關.
離醫院滿九年了,這段時間我也有2次復發,且有時候去圖書館讀書時,我還是會有想要拔毛的衝動慾望想執行.
因為我自己很清楚,雖然我在醫院是利用情感讓醫師幫忙我,但離開醫院後才是疾病後續真正考驗.
只有在離開對醫師打賭意念,回歸平常正常生活裡拔毛習慣可自我控制甚至自然消失這樣才算是疾病真的好了.
這也是我之後疾病復發後,再沒回醫院主因,我覺得應該可以靠自己的力量脫離疾病的自我調適.
我想,如果你覺得跟醫師討論會讓你覺得有困擾,或許我們可以一起聊聊,當一個病友相互談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