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拔毛症(Trichotillomania)拔毛癖(hair pulling)食毛癖(Trichophagia)斷髮癖(Trichorrhexomania)圖書館Library
關於部落格
1889年法國皮膚科François Henri Hallopeau 醫師提出疾病名稱,1838年法國精神病Jean Etienne Esquirol醫師提出衝動控制障礙,1987年被納入DSM III-R精神疾病診斷手冊。患者無法抵擋拔除毛髮衝動重複行為,造成明顯毛髮缺少嚴重者會有瘢痕且可能有併發腕隧道症與食毛癖。
  • 115386

    累積人氣

  • 3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移情的能量山=精神分析學派的上山,行為學派的下山=遊戲人間的雪梅=在醫院瀟灑走一回.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s6351301
Sent: Tuesday, November 25, 2014 6:43 AM
Subject: 移情的能量山=精神分析學派的上山,行為學派的下山=遊戲人間的雪梅=在醫院瀟灑走一回.


我一直在懷疑,諮商理論與諮商技術所強調的 諮商關係要形成同盟關係.
如果不是同盟關係,難道就不能繼續走下去嗎?
我想,我在醫院互動歷程裡,應該是打破這個鐵定律了.
我跟醫師或心理師都沒有形成同盟關係,我們三個人各走自己路,只是有時候會因為目標相同而碰在一起.
每次想到這個理論,都會想到那時候有去參加愛心會舉辦歌唱活動.
吉他有主旋與合旋,每次我想到自己在醫院時,都會想到三個人都走自己的主旋,只是有時候會變成合旋.
其實對於焦慮或矛盾型依附長大的小孩,本來就很難形成同盟關係.
其實只要目標能達到,同盟關係有沒有建立都無所謂,就算不是在醫院或諮商室裡也沒有關係.
諮商或治療本身就是一種因人而異的歷程,沒有父母陪伴長大的小孩也有可能是一個健康的小孩.
不要把同盟關係看得太重了,因為那只是專業人員自我設障的助人方式,但不代表所有的求助者都應該建立此關係.
因為求助者有很大能量會演變成自我救贖的天使,或許自我療癒的歷程會更適合他本人.
或許,助人的專業者也要能接受在不是同盟關係底下,也能夠扮演助人的心態與行為,這時助人的形式就不再受牽絆了.

 

--------------------------------------------------------------------------------

專業諮商師的基本功-諮商理論 /
► 第一周學習心得:移情的能量山=精神分析上山,行為學派的下山.

我讀空大心理學課本,作者葉重新.
第一節領悟治療.包含心理分析/案主中心/認知治療/團體治療.
看了諮商理論此課程談的移情與反移情內容,
    第一單元:移情與反移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_KhCTTUFVk
忽然讓我想到,為什麼精神分析學派是利用移情方式來做治療.
它就是一種能量山的形成與消滅的歷程,個案與心理師一起爬山到了山頂產生了領悟後利用動力來使自己改變而形成一種覺悟的決心.
而我也反思自己在醫院歷程裡面,為什麼臨床心理師對於我的故事做完作後一個階段解釋後反而讓我更困惑自己出現在他面前意義.

說穿了,領悟治療精要就在{悟與覺=物與決}這兩個字而已,
能在物的互動底下了解自己是身為何物;在物中能體認到悟的存在,
而當從物轉換成悟時就已邁過了覺察的門檻進入到心理領悟的境界.
此時,諮商或治療即發揮它的功效,形成雙方當事者一種改變潛在的動能.
請不要把諮商師排除在此一功效外面,這種物轉悟的歷程也是鍛鍊諮商師一種助人的能力.
當諮商師也能認清自己助人的能力時,他才能跟著個案一起往下來到了覺轉決的境界.
人知道不代表能做到,要能從知道來到做到,必須要有一股推動力的存在.
而諮商師就在此時可以利用移情的能量,把雙方往前推一步來到了當個案覺醒後願意跟過往的自己一刀兩斷下定決心.
如果沒有這股力量的推動,很多人都知道阿,但是他做不到,因為沒有適當的推動因在觸使他改變.
亞里斯多德的四因說在此就是很好詮釋精神分析學派整個歷程,諮商師助人的功效就在於讓個案從潛能到實現的歷程.
但一些新手的諮商師很容易資料收集不齊全下幫個案太早問題概念化去下定論了,而這樣的解釋就不會產生悟的效果.
如同電影『天道/遙遠的救世主』芮小丹對丁元英說的一句話:
 只要不是我覺到悟到的,你給不了我,給了我也拿不住。
 只有我自己覺到悟到,我才有可能做到,能做到的才是我的。
=>這就是為什麼心理師不能把個案的問題當自己的問題來解決,而是引導他去看見自己所應該看見的看見.

我在醫院之所以心理師會解釋失敗,問題就是出在{悟與覺=物與決}這兩個字而已.
心理師跟我說,我該知道都已經知道了,那以領悟治療而言,根本不會有悟的動力因來產生.
只是讓我更困惑,那我都知道自己生命的故事,何需要出現在你面前呢?那心理師你存在的意義為何?
當從物裡面要去了解悟的存在時,如果此階段失敗,後面改變的動力覺就會朝另一個方向發展,而產生了另外一種諮商關係的決定.
這就是為什麼我會違背精神分析理論架構,跑到另外一個方向去了,且移情的能量問題反而越來越強非得使用行為學派的削弱才可以.
因為這不是移情而已,而是我真的動了真感情,真的愛上了醫師與同時間也把他當父親一樣對他產生很大恨的行為表現出來.
跟影片裏面只是晤談很大情緒波動,對我來說,真的是大巫見小巫了.
如果這種諮商情境裡情緒波動就叫做移情,那我真正投入感情去愛與恨那又該稱為什麼呢?我覺得這還沒達到移情,只是投射認同而已.
因為在移情前,我早就知道自己的因果循環{悟與覺=物與決}這兩個字了,且還算是故意讓自己走入移情的境界.
其中的目的,我就是要這股移情產生出來的能量成為治療疾病的動力來源.
故,當臨床心理師不知道我當初設的目標,反而用他所認識心理學理論來框架我時,不解釋還好,越解釋反而讓我覺得沒有存在治療室的意義.
心理師讓我感覺到,我真的是浪費自己的生命在花錢跟你講我所懂得內容與故事,而且還無法形成治療效果.
那時,我不知道該怎麼跟精神科醫師講,我只是用攻擊方式說:{心理師的能力不足,我想換人.}
醫師說:{你不要太驕傲自視甚高,心理師是要經過一段歷程的培訓,他們要有足夠的專業能力才能當治療師的.}
現在,我懂了,當時不應該跟醫師說心理師能力不足,而是應該說,我們目標不一樣,
所以雖然我跟心理師都一同上山,進入對醫師的移情世界裡面,但因為終點目標不同,所以我想換人讓醫師你上位.
然後醫師如果真心的聽完後,他大概會說【戲劇】敗犬女王經典的對話:
    曾經,你把我當成你的終點,所以你很難放手。現在你知道我是你的過客,就變得容易多了。
    也許,你在下一個路口,就會遇到你的終點。
==>這就是為什麼醫師會說他醫不了我,他只是一個醫師有些事情要去找得道高僧。
94/11/25(五)三診,公佈答案(冷漠/熱情的我),找人與情感轉移,得道高僧。

醫師說:你三次的門診,看起來完全都不一樣。我醫不了你.....  

其實不是醫生醫不了我,而是我把醫師故意背上山後,把他放到他該放的位置上面,讓他做決擇是否當我的心理師.

但是為醫師他是莫名其妙被我背上山,連自己為何會在山頂上都不知道了,他怎能夠帶我下山呢?

而心理師是看見我把醫師背上山後,用自己所學的專業來跟我說,你就在山上了,要多呼吸新鮮空氣你才有能量往下走.

可惜,我跟心理師的終點目標不一樣,我希望陪我下山的是醫師而不是心理師,所以我更加排拒跟心理師一起下山.

因此,我的移情能量會越來越強,甚至連自己也快失控了,最後真的是變成無言的結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lv8Zzhiki4  羅時豐-林淑容( 原音原主唱 ) .

 隨著那歲月淡淡而去,我曾經說過如果有一天我將會離開你,就不會想再回醫院

 分手時候說分手,請不要說把我丟棄,就讓那回憶淡淡的隨風去

 也許我會忘記,也許會更想妳,也許已沒有也許.....  

醫師不當心理師陪我一起下山,而心理師不是我想要的人也不會跟他一起下山,我就卡在半山腰能量降不下來.

後來,我無法處理自己的移情,到了空大做職涯諮商時想讓諮商老師跟醫師說:你要陪我一起下山嗎?

結果我得到的答案,醫師沒有肯定的說,好,我陪你一起下山,所以我也不回醫院了,

也不知道是自己懂,還是因為自己的無奈,不知不覺就跑到山的另外一面從行為學派自己下山了.

只是下山的過程裡面,會不時出現在醫師面前把醫師當鏡子照看看,現在這座能量的山在自己的心理還存在多少.

直到能量完全消失了,我才回醫院,告訴醫師說:我已經下山走到盡頭了,我們分手吧.......

醫師在最後分手那瞬間終於覺醒了,知道自己是一個被我莫名其妙背著上山然後我偶而才會在下山過程裡露個臉去看看他的人.

醫師最後跟我說的一句話:你真是遊戲人間的雪梅,

那我是否應該回答醫師他:因為我來到醫院真是 瀟灑走一回/葉倩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bRUsYtZ2f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