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拔毛症(Trichotillomania)拔毛癖(hair pulling)食毛癖(Trichophagia)斷髮癖(Trichorrhexomania)圖書館Library
關於部落格
1889年法國皮膚科François Henri Hallopeau 醫師提出疾病名稱,1838年法國精神病Jean Etienne Esquirol醫師提出衝動控制障礙,1987年被納入DSM III-R精神疾病診斷手冊。患者無法抵擋拔除毛髮衝動重複行為,造成明顯毛髮缺少嚴重者會有瘢痕且可能有併發腕隧道症與食毛癖。
  • 120951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沙力文(Harry Stack Sullivan)的精神分析理論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s6351301
Sent: Thursday, January 21, 2010 6:05 PM
Subject: 沙力文(Harry Stack Sullivan)的精神分析理論
 
昨天晚上在網路上學習精神分析簡史,主講者"夢船"老師談沙利文(Harry Stack Sullivan)的精神分析理論.
主要是以案例說明人際精神分析,應用在具有強迫症患者身上來做治療與彼此互動.
艾米拉(AIMILA)是一位有能力且同时具有强迫症状的年轻女性.
她来做治疗的原因是无法和别人建立一个满意的关系,在人际关系中很容易对别人产生反感,卻自己找不到原因。
她和同事一起工作的时候,自己很容易被别人激怒.脾气很大,对别人缺乏耐心。
她很非常聪明,事业都是非常成功且在專業的领域里非常成功,但是在人际交往中又非常痛苦。
她和治疗师建立关系的时候就表现出特有的高效率的自我分析中,她自己能找到自己问题所在。
努力去探索过去和现在,她的认知情感以及自己和重要他人的关系。
非常的积极努力,且非常的小心谨慎.周到.仔细是一種有高自我效能的表現。
她和治疗师的一起工作中時,经常会表现出她自己能夠自己领悟不需要治療師來幫忙。
 
如果是没有经验的治疗师,就会很自恋的认为這是很輕鬆的工作方式且可以達到很好治療效果。
或这个病人很容易做,很有心理学头脑。当你和一个病人特别是做动力学治疗,
你的进展特别快,尤其是病人经常为你做事情的时候,似乎病人成了她自己的治疗师的时候,
我们的治疗师需要小心。

这个病人可能正在给你布一个陷阱。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这就是病人的人际模式。
治疗工作的进展看来是如此的顺利。过了段时间后,治疗师逐渐感觉到反移情。
这种感觉,总是感觉自己被排斥在治疗工作之外。
这个反移情告诉他每次工作和治疗师没关系,艾米拉自己能把自己治疗好。好像是在宣布,
你是个没有用的人。在整个治疗中是个多余的人,治疗师的反移情好像是自己被排斥在治疗工作之外。
这个反移情非常重要。你会看到这个人际分析治疗师做了很长时间的工作中能觉察到。

每次心理治疗师要说话的时候,病人就会感谢他。每次治疗师说话,艾米丽都表现出你的这些话对我非常有启发,非常有治疗作用,实际艾米丽用主动的方式,逼迫治疗师,告诉治疗师,你是多余的,你是没用的。

我是用不着你的。这样的治疗进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治疗师有一种感觉,在说话的时候心里有内疚感。我要是一说话,就打断了一个工作流程一样。治疗师觉得我要一说话,好像干扰了什么,激发了治疗师内疚和沮丧的反移情。这是动力学治疗师,非常聪明和机警。当他有了感觉的时候,就对这种感觉非常有兴趣,治疗师开始扑捉这种感觉,艾米丽给他造成了打扰别人,自己是多余的,被排斥在治疗之外的微妙的治疗方式,这就是人际治疗的最关键的治疗方法。这时用觉察来工作。

上次我们提到一个技术,细节提问,这个时候治疗师觉察的时候就会发现,每次艾米拉来做治疗的时候,艾米丽每次都会在纸上写上要说什么。每次治疗开始艾米拉就会按照头一天写好的日程来说。每当分析师去插话的时候,她 就会想方设法的把话移到日程上。仪式化的强迫性的特征就表现出来了。

分析师就用细节询问的方式去询问艾米丽,每当我说话的时候,你是什么感受。你会看到人际精神分析的技术。艾米丽就会告诉他每当你说话的时候,在某种意义上,就被你打断了。咨询师要告诉艾米丽的,每当我说话的时候,我总是觉得我打断了你。这个反移情是需要艾米丽证实的。

如何让病人觉察到治疗师感受到的情感。所以艾米丽反复向治疗师保证,你没有打断我。你的努力我是承认的。你对我有很大的帮助。讨论了很长时间后,艾米丽就开始反思。艾米丽逐渐意识到自己的潜意识里认为不需要治疗师的帮助。对治疗师的帮助有矛盾感。又想要得到治疗师的帮助,又害怕治疗师的帮助。一边想自己的病好起来,一边又怕自己的病好起来。他内心里有另外一极,他的做法表现出一种潜在的模式,她不需要别人帮助,呈现了她在现实生活中和别人互动的模式,她深深的坚信,我不需要别人的帮助,我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现实生活中的其他人不可能有治疗师的包容心。

他逐渐就感觉到了每当治疗师说话的时候,她的思路好像就是被打断了。所以她非常恼火。这个时候她也意识到了为什么在现实生活中也比较容易被激怒。经常有被打断的感觉,她就有挫折和愤怒。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的对自己的问题开始解决。所以在治疗的过程中,会表现每当她谈论自己的感受,她都很积极。滔滔不绝说个不停。不让治疗师插嘴。

而每当治疗师开始说话的时候,她就有不得不应对他的感觉。治疗师的说法只能让她分心。打断了她的专心,让她偏离了工作的焦点。干扰了她对工作方向的判断。这个时候她很自然的就会产生一种不好的内心体验。就是,你们做这些事情是来干扰我的。是对我能力的否定。

所以她会感到挫折。经常在人际关系中反感别人。她面对治疗师,她知道她需要治疗师的帮助和想法,她也非常努力的倾听和考虑治疗师的想法。这是她意识层面想做的。就像小学生一样,他知道先做作业再去玩。但是他每每都先玩。他的意识层面的愿望和想法,但是冥冥中有一种强大的力量,让她靠自己,我比别人做的都好,不用靠别人。

如果我们能把这个心理活动,模式呈现给病人,让病人觉察到的话,这些人都是很聪明的人,他们就会慢慢的领悟修通、改变。我们再看一下艾米丽的安全操作。在艾米丽和心理治疗师的关系中,艾米丽是怎么表现出她的安全操作模式的。艾米丽的父母都是非常情绪化的。都是焦虑的紧张的。你会发现严肃的父母,很一本正经的人其实他们的内心是特别紧张的。他们让自己变的非常的有规矩,有条不紊,他们的父母很情绪化,很焦虑,非常紧张。艾米丽的父亲是很有名的商人。

生意不是太稳定,总是在巨大的成功和灾难中反复的起伏。她父亲是非常自我中心的人。没有时间关注这个孩子。有两个姐妹从事了父亲的生意。他们的个人兴趣几乎都是父亲决定,淹没在父亲的生意和父亲的动荡不安的焦虑中,艾米丽的母亲是非常老实的人。经常被父亲看做很愚笨的人。

父亲的生意从来不和母亲商量,但是她经常会对丈夫的动荡,情绪会随着生意的好坏一起焦虑。所以艾米丽的母亲是动荡的,和艾米丽哭诉。艾米丽的父亲和她的兄妹,都无力顾及到她的情感。母亲需要艾米丽抚慰。所以她的父母是指望不上的。他们无法满足艾米丽的需要,她感到非常的焦虑。随着治疗师的逐渐挖掘和探索,我们会发现艾米丽努力的去控制自己的无能感和控制感。

随着过去的关系的呈现,艾米丽在治疗过程中,逐渐反省和思考这些东西。逐渐就发展出一种减低自己的焦虑的模式,不让别人的思考进入到自己的思考中去,彻底排斥她的父母兄妹,以此来降低自己的焦虑。所以她逐渐明确的意识到她的阻挡别人的干扰进入她的思想的行为是降低自己的焦虑水平,让她感觉安全。她的这种自卑和挫折感,会让她变的非常的程序化,来控制这种失控的情绪,他逐渐意识到这点。逐渐反思。在人际关系中,她不肯再别人那里得到任何帮助。

他控制自己体验方式。这是眼前利益,但是人际关系就被破坏了。所以,她自己的焦虑变低了。但是在人际关系中经常被冒犯。长远的利益看,她保持了自己安全的做法,阻止了别人的做法。降低了她的焦虑,但是长远的看,这种暂时让她保持安全感的做法,让她丧失了让她长期保持安全的人际关系。

这是对安全操作模式分析的技术,对强迫症病人的治疗分析过程。下次介绍当代的人际精神分析究竟是处于什么地位。我们会看到经典精神分析到自我心理学到萨利文的人际精神分析,最后是为客体关系理论奠定了基础。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s6351301
Sent: Thursday, January 21, 2010 6:05 PM
Subject: 沙力文(Harry Stack Sullivan)的精神分析理論
 
1/20(三)晚上在網路上學習精神分析簡史,
主講者"夢船(Dream Boat)"老師談沙利文(Harry Stack Sullivan)的人際互動精神分析理論.
主要是以案例說明人際精神分析,應用在具有強迫症患者身上來做治療與彼此互動.
艾米拉(Aimila)是一位有能力且同时具有强迫症状的年轻女性.
她来做治疗的原因是无法和别人建立一个满意的关系,在人际关系中很容易对别人产生反感,卻自己找不到原因。
她和同事一起工作的时候,自己很容易被别人激怒.脾气很大,对别人缺乏耐心。
她很非常聪明且在專業的领域里非常成功,但是在人际交往中又非常痛苦。
她和治疗师建立关系的时候,表现出高效率的自我分析幫她自己找到问题所在。
努力去探索自己的过去和现在,以及她的认知情感運作過程和自己與重要他人的关系。
她非常积极努力,並且非常的小心谨慎.周到.仔细等等,這是一種有很高的自我效能表現。
她和治疗师在治療室一起工作時,经常会表现出她自己能夠自己领悟不需要治療師來幫忙。
 
一段时间后,治疗师逐渐感觉到反移情。(中國大陸的反移情定義跟美國和台灣定義不一樣.)
(在這裡是指治疗师感覺到患者的行為給他的負向的情緒與行為,在台灣不會把這種情況定義為反移情.)
治疗师总是感觉自己被排斥在治疗工作流程運作之外,艾米拉(Aimila)自己能把自己治疗好。
好像是在宣布整个治疗中,治疗师你是个没有用的人.你是个多余的人。
雖然每次心理治疗时,艾米拉(Aimila)会感谢治疗师,且都表现出你的这些话对我非常有启发.非常有治疗作用。
但实际上艾米拉(Aimila)用這種主动的方式在逼迫治疗师,告诉治疗师,你是多余的,你是没用的,我是不需要你的。
这样的治疗进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治疗师會被激发了一种感觉感覺到自己的内疚和沮丧等等的反移情狀況。
當治疗师能夠觉察後,才能把關注的焦點再轉回到病患的身上而不是自己的身上.
治疗师发现每次艾米拉(Aimila)来做治疗的时候,都会在纸上写上要说什么。
每次治疗开始時,艾米拉(Aimila)就会按照头一天写好的日程来说。
每当分析师去插话的时候,她就会想方设法的把话再轉移到日程上,這種仪式化的强迫性的特征就表现出来了。
 
治疗师就用细节询问的方式去询问艾米拉(Aimila),每当我说话的时候,你是什么感受?
艾米拉(Aimila)告诉治疗师:每当你说话的时候,在某种意义上,就是被你給打断了.
艾米拉(Aimila)的這一句話,证实了治疗师所感受到的反移情,也讓治疗师決定使用人际精神分析的技术.
治疗师把他自己的感受說給艾米拉(Aimila)聽,讓艾米拉(Aimila)去自我反思,這是不是她平常自己與其他人的人際互動模式?
治疗师並告訴艾米拉(Aimila)现实生活中的其他人不可能有像治疗师這樣的包容心。
艾米拉(Aimila)她逐渐意识到自己的潜意识里认为不需要治疗师的帮助,对治疗师的帮助有矛盾感。
她逐渐就感觉到了每当治疗师说话的时候,她的思考好像就是被打断了,所以她非常憤怒,這時他才知道自己易被激怒的原因。
這種人际精神分析的技术是將我们心理活动感受呈现给病人知道她與其他人在人際互動的模式。
病患他们就会慢慢的了解與领悟,漸漸的就會自我做改变。
 
=========================================
 
這課程是老師看課本使用麥克風把書本裡面的內容說出來,而我們就在網路上的平台裡面聽課.
當老師講完後,約有半小時的時間來討論今天的主題內容.
我在聽課的過程裡,我一直覺得很疑惑,艾米丽她真的是強迫症患者嗎?
可是我所學過的知識告訴我,她應該不是強迫症患者.
所以,一邊聽課一邊就尋找DSM-IV診斷手冊書本拿來核對.我發覺,她真的不像是強迫症患者,那又是什麼呢?
這時就翻到前面疾病的目錄,依照疾病名稱去一個個核對,可是沒有一個是可以被應用.
忽然間想到,她這種高度自我要求與對事情的控制性會不會是一個強迫性的人格障礙患者?
因此,就翻到強迫性的人格障礙去看說明,發覺她真的比較像是強迫性的人格障礙而不是強迫症患者.
我就在訊息的交流平台,跟老師詢問,我可以跟你交流嗎?老師說:『可以.』我問:『艾米丽是強迫症患者還是強迫性的人格障礙?』
老師說:『強迫性的人格』我說:『跟我想的一樣,那我就不使用麥克風,講出我的疑問.』
老師說:『這樣就不使用麥克風講你的觀點給大家知道嗎?』
我在想:『老師應該有事情想跟我對話,只是不知道他想要問什麼,所以我說,我還是使用麥克風跟你交流討論.』
只是沒想到,老師的第一句話是:『你消失了半年,跑去哪裡了?..要不要打開你的視訊讓我們看看妳的長相.』
....老師接下來的問題,幾乎都是針對我個人的疑問而說話,讓我覺得起動心理防衛機轉,轉移話題,討論艾米丽這個案為何不是強迫症患者.
雖然這是不好的感受,但至少有一點可以證明,半年前參與網路上的課程,是吸引了很多人喚起他們的幻想,以為maylee是一個漂亮的美女.
 
我就開始分析,艾米丽這個案有哪些地方不是強迫症,有哪些地方是符合強迫性的人格障礙.
最後,我做總結,強迫症患者必須具備兩種特質,一種是強迫性的思想或行為,另一種是為了抵消這些強迫性的思想或行為而產生的反強迫思想或行為.
在這案例裡,艾米丽並沒有反強迫思想或行為,最主要是因為這些矛盾感都是由治療師所分析出來,而不是自己本身在意識上所自我了解的.
在強迫症疾病裡,患者自己本身需要意識到且知道這些行為與思考是為了抵消這些強迫性的思想或行為而做的.
在強迫行為或思想與反強迫行為或思想的這種循環模式裡,才會產生疾病的痛感苦,也才會想要去求助或治療.
如果這種反強迫行為或思想是由治療師所分析出來的,病患本身根本不會有痛苦的感覺.
因為她並不知道且她也無法意識到,他這些行為模式運作的意義,在不知道的情況下,怎麼會有痛苦的感覺產生呢?
另外,真正的強迫症患者會很在意他的強迫性的思想或行為症狀減輕.(這是以現象學來看疾病的康復歷程所會發生的事情.)
但艾米丽並沒有特定的思想或行為需要改善,因為她根本不知道.
 
如果艾米丽個案是以下的人際互動模式,我就會認為她是強迫症患者.
艾米丽認為家裡應該是很乾淨的,如果有一點點灰塵就讓家人生病,所以她會很認真去執行清潔.
可是不管怎麼整理,總是無法達到艾米丽心中的整潔,就算家人跟她說沒關係我們不會生病的,要她不用再打掃了.
艾米丽她也很想不再做,可是卻停不下來,還是繼續強迫自己去打掃,甚至一邊做一邊哭,直到體力不能支撐時才停止.
這樣的患者到醫院後,她會跟醫師討論,我要怎樣做才能停止這永無止境的清潔工作?
而不是因為怕家人生病才要去做這些清潔工作,這種她跟家人互動的關係.
 
不過,當時我也一直在想,是不是強迫性的人格比較適合領悟式的人際互動精神分析治療方式呢?
而這種人際互動精神分析治療方法,並不適合用在典型的強迫症患者身上呢?
理由是什麼呢?因為典型的強迫症患者她本來就已經知道,自己的強迫性行為是導致自己跟家人人際關係變差的原因.
但上面夢船(Dream Boat)老師談的艾米丽卻是完全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她的人際關係變差的原因.
 
以上是第一封信在網路上大陸心理學我的學習狀況,後面還在整理另一個針對於這種高自我效能的患者如何達到自我自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