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拔毛症(Trichotillomania)拔毛癖(hair pulling)食毛癖(Trichophagia)斷髮癖(Trichorrhexomania)圖書館Library
關於部落格
1889年法國皮膚科François Henri Hallopeau 醫師提出疾病名稱,1838年法國精神病Jean Etienne Esquirol醫師提出衝動控制障礙,1987年被納入DSM III-R精神疾病診斷手冊。患者無法抵擋拔除毛髮衝動重複行為,造成明顯毛髮缺少嚴重者會有瘢痕且可能有併發腕隧道症與食毛癖。
  • 115386

    累積人氣

  • 3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該選哪種路徑來提高自我效能?旁觀者效應是祝福好?還是不相信好?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s6351301
Sent: Monday, November 03, 2014 11:27 PM
Subject: 該選哪種路徑來提高自我效能?旁觀者效應是祝福好?還是不相信好?
 
應該選擇哪一種路徑來提高自我效能好呢?
假日去空大上課,星期六上的心理學進度是感覺與知覺及意識/記憶這幾章.
星期日第一次旁聽親職教育,感覺好像在談社工專業,很多家系圖與社區資源應用.
老師說:自我效能應該包含你要能知道你所會及妳所不會,這樣你所不會的才有機會去找外在資源來幫助你.(感覺好像在談病識感!!)
後來在發展心理學老師說了一個她的學妹如何從學校最後一名因為老師的一句話而考上台大心理系,
老師說你既然對你自己的出生背景這麼多困惑那就去考心理系,她苦讀2-3年才考上,只是身邊的人都沒人相信他會考上.
後來因為台大心理系課程無法滿足她對於家庭的困惑,所以又自己出國去美國進修學了一些能夠滿足他的知識.
只是我對這樣的案例很好奇,為什麼我跟她有相同的經驗,但我卻跟他選擇不一樣的道路,那這兩種不同道路的自我效能哪一個比較好?
我是因為家裡男尊女卑傳統家庭,被我爸說:{你不可能考上大學}所以,國中讀紡織建教班時知道紡織有保送甄試優點,
所以我降低自己能力標準,進到一個離家裡遠完全陌生學校,是我在國中暑假3個月裡老師對於升學管道的提點,才讓我選擇紡織這專業與學校.
但我跟她不一樣,只有我家人不認為我會考上國立大學,反而學校所有老師都相信我且鼓勵我考上大學,後來一些學弟妹也祝福我考上大學.
除了不相信我的爸爸和幾乎不敢表態媽媽外,離開家裡後,身邊的人都是祝福我.
真的考上大學後,我曾了沙鹿高工紡織科建校以來(約20年以來),第二個不補習考自己念書考上國立學校,所以老師都稱呼我為傑出校友.
過程很多跟這位考上台大心理系後來當心理師一樣,只是我們選擇走的路不一樣,我選擇讓旁觀者為我祝福.
相對的,這樣的祝福也會變成一種提醒自己的壓力來源,但你會覺得是甜密的負擔,而不是活在陰暗角落裡給你打擊的創傷.
包含去湯醫師門診,我也是利用這種方式來讓自己疾病變好,我要讓湯醫師用祝福我的方式給自己壓力,相信自己可以脫離疾病.
我才說,我在湯醫師身上做了一個實驗,而那一個實驗就是要改變湯醫師對病患認知,同時也是因為我要聽到這些話所以病也一定要好.
這感覺好像是在講買保險時,保險公司還會把風險給分散出去,再幫自己買一份保險,專業術語稱為{再保險}.
這跟{複保險}有點不一樣,複保險是說在同等價值人的身上,去投保不同保險公司的保險,讓自己保障加倍.
感覺我自己提高自我效能方法是用{複保險},而考上台大心理系目前已是心理的她是用{再保險}方式.
不過,不管是{複保險}或{再保險}其實就是一種風險控管與轉移.也就是利用阿德勒的自卑與超越來創造與改造自己的人生!!
 
在社會心理學有提到旁觀者效應,主要是說明在團體裡會因為{三個和尚沒水喝}責任分散而導致要達成的結果成果不佳.
但相同是旁觀者效應,我在高職時選擇像{社會助長}的方式,讓自己無法達成沒有能力完成的事,
讓旁觀者來提醒我或者說用祝福方式來給自己壓力,而當自己懈怠時總會想起自己喜歡的人期待看見我得到美好的結果時就會幫自己充電.
讓旁觀者變成一種加層的作用,而不是來抑制我打壓我成長的動力來源,雖然這也是一種甜蜜的負荷,但我很喜歡這種模式.
恩,看起來,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很懂心理學的專業了,而且還是莫名其妙自己研發出來自我的方式.
==>以學歷來說,我自己或父母或老師都很高興我考上大學,以疾病來說,我跟湯醫師或網友或臨床心理師都很樂見我病好了.
==>結果是我改變我爸的認知,同時湯醫師也應該會從我身上看見病患的另外一個面向來提升醫病關係的認識.我製造雙贏!!.......
 
以自我效能來說,你要改變或提升自己所達不到境界,最好的方式應該是用祝福的方式來提升自己的能力與跨越自我的界線.
因為以正向心理學來說,如果把正向的能量拿去用在負向事務上,那就會抵銷消掉你本來可以發揮出來的能量而讓效果減半或消失.
不過,這位已成為心理師的隔代教養的小孩,其實她應該也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才會這麼努力工作7天吧....
因為我在95年以前,也是2份工作沒有假日,是後來不想再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所以我放下,選擇我想要過的生活了.
 
我96年去青輔會職涯諮商時,有跟藍老師(臨床心理師)討論是否應該再使用這種雙贏的自我效能來考上心研所.
但我回答藍老師:{高職所創造的奇蹟,是因為我知道我無路可退無路可選,所以竭盡一切力量去完成夢想.}
但現在考心研所剛好相反,以最終結果而言,就是一份工作,考心研所並不是我無路可走,且我也知道走這條路是最不好的選擇.
因為你要為了去符合心理師制度發一大筆錢一大堆時間繞了一大圈才去得到一份你可能想要做的工作,
而這工作真的是你想要的嗎?不確定??或許,當你真正執業時才再後悔你的選擇是錯誤的,
那我問藍老師,這樣有必要再使用這種自我效能來提升自己嗎?藍老師說,這是你的選擇,你知道答案卻你又放不下.
我說:是阿,我喜歡,但很難當工作啊,因為成本太高,門檻太多....當興趣不是比較好嗎?........
藍老師:如果你想當興趣,你還會來這裡諮商嗎?........我答:是阿,如果我真的只想當興趣不衝突的話,我也就不會苦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