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拔毛症(Trichotillomania)拔毛癖(hair pulling)食毛癖(Trichophagia)斷髮癖(Trichorrhexomania)圖書館Library
關於部落格
1889年法國皮膚科François Henri Hallopeau 醫師提出疾病名稱,1838年法國精神病Jean Etienne Esquirol醫師提出衝動控制障礙,1987年被納入DSM III-R精神疾病診斷手冊。患者無法抵擋拔除毛髮衝動重複行為,造成明顯毛髮缺少嚴重者會有瘢痕且可能有併發腕隧道症與食毛癖。
  • 101320

    累積人氣

  • 4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見或不見都在心裡,念或不念就在回憶裡,愛或不愛就在需求裡.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s6351301
Subject: 綜合整理最後不回回門診原因,在醫院不配合道歉用道謝來表達,巫梅當魔術師能力來源是擁有存在主義談危機事件壓力的轉化能力。
 
當醫師知道我對他的移情時,而諮商師與醫師都要我回門診,
諮商師說:{由醫師處理或由他人處理}回門診討論。這句話其實就已經代表,沒得討論了,也不用討論了。
 
雖然我96年剛開始讀心理學第1年,不懂心理學或精神醫學專業,
但我了解自己是絕對不可以在移情能量最大時讓醫師進來當心理治療師,但當下卻又很想讓他當心理治療師。
理由是若醫師當心理治療師只會"強化"我的移情與我對醫師更多不合理的要求與幻想。
最後就一定會變成不可收拾,像大陸電視劇趕走你的憂鬱_有邊緣性人格的莫小桑。
 
如果醫師的工作僅是開藥,我很清楚我不需要藥物,而且藥物對我沒有實質幫助!!
這不是門診醫師口中是否我要當聖人(剩人),也就是身心二元論的身理因素導致疾病,我想排除此可能性。
而是我很清楚,我生命的問題上天給我的課題是需要心理治療而不是藥物治療,精神科藥物對我來說除非我想睡覺與自殺或者想放鬆身體機能,否則我應該不太會吃精神科藥物。其實我還是很希望如果可以,那醫師就直接開給我可以自殺的藥物,那我會很高興接受也會很安詳的吃完這些藥物,只是我很清楚醫師不會這麼做的。
且如果要開藥物也絕對不會找市療醫師開藥,居家附近醫師就可以了,而且省錢不浪費醫療資源.
如果回門診只是再來另外一場遊戲,那我寧願把這些錢與時間去找談戀愛或相親地方好玩.
我真的不知道回門診的意義在哪?移情如果真的可以處理可以解決生命的課題,那我一定會回去,事實不然.
醫院的心理治療我真的不是完全能知道功效在哪裡?或許我本來就沒有想要讓醫療人員走進我的心理,何來治療?
或許太長時間一個人處理自己的問題了,也不習慣找人談心說事,反正生活就是這樣,哭累了醒來就是另外一天了。
 
讀到諮商倫理時,才真正明白當下我不回門診是正確的選擇,雙重關係的禁止。
而且我也了解醫師他是台灣強迫症權威的醫師,以他的能力更應該放在強迫症領域去發揮施展長才。
因此,我很清楚醫師答案至少六成以上是拒絕當我的心理治療師,我不想要而醫師也不想要,那又何必相見呢?
既然自己知道醫師不可能當心理治療師機率很高是由其他人處理,且面對不同人格需求是一種痛苦的抉擇。

唯一的方式就是《非誠勿擾2》片尾曲《最好不相見》不見就不用選擇也不會痛也不會有移情也不會有衝突。


 


但不相見就能不用面對自己對醫師的移情與男友的分手的創傷嗎?還是要的!!
101年以後停止去師範旁聽,男友分手的創傷才開始處理,或者說是放不下吧,
我常在101-102年半夜裡會夢見男友且在夢裡跟他相戀,這時候你就會懂
不正常也是一種正常_許添盛醫師_精神疾病的人格整合療法:太思念一個人時也會出現影像的
雖然不去門診,但還是要處理對醫師的移情,每年一次診外見面就是在處理自己的移情直到能量消失為止.
 
巫梅她保護生病的小小梅不再受傷,同時也滿足了小梅喜歡找醫師的需求,只是醫者非醫亦即是師。
 
虛擬醫師曾經活在我的心理,不會因沒見真實醫師就在我心理消失,因為那也是我的其中一個人格
不管經過多少年,醫師在小梅(A)的心中永遠就是在「醫生/爸爸與情人/老師」那個位置上的人。
何晟銘/ 見或不見見或不見都在心裡,念或不念就在回憶裡,愛或不愛就在需求裡;醫或師,隨緣相聚,情或緣,淡然相伴。

 



 
空大讀書時96/01/26有回醫師門診,而做諮商時96/05/15醫師回MAIL且諮商老師也要我回門診,
最後諮商老師與醫師都希望我回去醫院把精神醫療的事情(簡稱醫院的事務)做處理.
老師倒數第二次諮商時間是96/06/15之後老師就出國了,再也沒回來空大當諮商師了!!
我猜應該是1.情感轉移(男性/門診量高=>真實/理想爸爸)  2.解離症疾病是否確診與處理  3.愛上醫師與男友分手的創傷
可是當我真正回門診時,99/10/08最後與精神科醫師道別,
我想,我會沒有回去門診其中另外一項很重要的原因,應該跟我網路上詢問市寮問題的答案有關:
    96-8-6市寮門診精神科醫師可以做個人心理治療嗎.pdf
96/1/26醫師門診說:我會跟老師聯繫,你也可以做決定要不要回門診!是這句話,讓我有一半決定不回門診.
因為小大人的人格特質,雖然她是小孩但卻擁有大人的思維與能力,
受苦難DID人類會演化出不同人格在自己身體裡一起活著.是因為她必須先破壞現有人格機能特質歸零後,
去創建更強大更有能力身體機能的新人格來幫忙當下自己所無法承接的生命課題.
當你跟小大人的DID人類說:這件事你也可以自己做決定你要不要回門診,
            其實答案就已經決定一半機率是不會回門診的。
DID人類她是很有能力的人,但他的能力是來自於需求匱乏未被滿足而誕生出來幫忙她自己,如果你沒有主動說我關愛你,那你就會看見在她自己身上去創建她需求匱乏的人格出來照顧她自己與保護她自己,
 
因此醫師他說我尊重你的決定,其實在患者心裡卻變成你不愛我與不關懷我了!!
 
這在大陸精神科醫師心理驿站室主梦船主持的心理學課程也一樣可以看見,
我很有能力在麥上當公益的講師分享我的能力,當他忙完自己工作來到
他主持的心理學聊天室看見我的努力給我虛擬的金條當獎勵時,我卻理解成你是在懲罰我。
你忙碌不來房間參與我講的課程沒有關係,但你有空回來時請別一下就走了用金錢來打發我,
我需要的是你的關注與你的愛。
 
因為她自己知道,我不用靠外在大人來幫忙,我自己會創建新的人格來幫忙她自己,所以我不需要你的幫忙,因此不回門診了。只是我現在不知道,到底這樣的醫療歷程是真的在讓自己病好還是更加惡化呢?
 
96/1/26如果當時醫師跟我說
我希望妳跟第一次來醫院看診時,你一個月找四個精神科醫師這樣到處亂跑不好,
你一定要給我留下來在我的門診做治療我想不管怎樣忙碌或生命有多少事情,我一定至少會回去門診做討論。
==>94/11/11()我的第二次門診,醫師看見我拿北護醫院劉醫師的轉診單給醫師簽名,醫師翻他寫的病歷很疑惑問我:{這是第2次看診,你是第一次忘記拿給我簽嗎?}我答:不,是我專程回劉醫道別後,特地開給你的。後面的話就消音不講了......
 不要小看那張轉診單,它不僅是我學習轉診的意義外,其實是用行動在跟醫師說,我不去其他醫師那,我願意跟你好好配合。
 只是這種語言給人的壓力我選擇用轉診單一種無形卻很有意義的行為,讓醫師完成他醫療院所平日的事務。
 當醫師簽下去後,那就代表一張無形的醫療關係契約的訂立,醫師要為病患醫療行為負責,而我必須聽從醫囑。
    所以明知道自己吃藥第2個月後已可以控制拔毛行為可以不用靠藥物,但醫師堅持所以只好為醫師而吃藥一個月。
 
 
有時候,人跟人相處是一種緣份,當你知道門診精神科醫師在工作場域是可以做個別心理治療,其實你自己想要的答案已經找到了。
回不回去門診做心理治療或由誰做那一點也不重要,因為你懂94年那麼在乎醫師ㄧ定要當心理治療師但因為醫師不肯心理師不退位。
所以就演變成不想醫我只想陪你玩遊戲===>找不到人陪伴醫療(去職業烘培訓練前1個月心理治療時的痛苦)
因為你希望的人他不在或者說他不想在你心目中你希望的位置上,所以就不會想被醫。
 
 
如果我沒猜錯,當時94年會那麼堅持醫師當心理治療師,應該跟附件裡面提到一個觀念有關:
 2006-8-9前世今生繆稽談與病識感的關係_在未讀變態心理學前寫的文章.doc
我跟心理治療師:「我知道自己有年齡層和性別思考與行為的轉換,尤其是對於中年男子一見面後,就會變成另外一個我跟他對談。」
當時我知道自己已經移情到醫師身上,所以一直期盼醫師可以當心理師,因為只有跟他對談時我自己不需要經過催眠會自動轉變人格。
我想,當時會堅持醫師當心理師主要原因,就是希望醫師能看見不同人格在我身上運作的情況,因為這很特別算是靈魂的我要我做的事。
 
喔!!現在不能用這種方式看到我身上不同人格的轉換了,因為在師範上蔡老師客體關係理論係後,我決定放下不再去找心中一直想找那一個人,這種人格轉變方式就會消失了。
故,多重人格在人格轉變機制,很大部分是來自於自己生命匱乏需求未被填滿時才會發生轉變。
 
其實我很難找到適合當我男友或另外一半的人,也是因為自己知道身體裡住著不同需求的自己,因為一般正常男性只會扮演幾個角色不可能又擔任我的心理醫師生同時又扮演男友或爸爸或朋友或老師這麼多重衝突的身份在同一個人身上。也是因為如此,所以我才沒有很積極想要再找新的男友或者說去組織家庭吧!!就像台大苑老師說的,讀哲學的人是要有錢有閒的人才能讀的。讀「哲學」我不知道是否也跟讀心理學一樣是一個「貴族」學校呢?
 
以結果而言,我到目前也不知道這樣創建不同能力的新人格在我自己生命歷程裡是好還是不好?
 榮格12原型魔術師自我療癒的能力是如何可以讓內在自殺邊緣人格轉到正常人?
(巫梅當魔術師能力來源?原來是她擁有了存在主義談的危機事件壓力的轉化CIDS的能力。)
 心裡知道這原因出在存在主義,終於找到讀空大96下『 諮商理論 』存在主義金樹人老師檔案。
  SO,為什麼整個暑假意象對話都是金老師的名字,答案就出來了,存在主義記憶庫連結的是金老師。
 這很像95年去空大張老師諮商時,太多次講湯醫師如何湯醫師怎樣湯醫師...是一樣情況而且很興奮。
 103/9/12()還好當時為了去公司聽檔案方便,就把檔案放到網路上,不然真的找不到原始光碟了:
Consultative theory_13.14  存在主義 弗蘭克(Frankl) 意義治療(活出意義來)
 1.參透為何,迎接任何:拔毛症受欺負?因上輩子當尼姑受不了苦,今天再度當尼姑來修行。
 受苦的意義之前我曾寫過一個檔案『前世今生繆稽談與病識感的關係 
斷臂鋼琴師 劉偉震撼全場 @中國達人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cBugpeijiY&index=20&list=RD0y1k3YTLzZE
我其實沒有話要說,我覺得我想讓觀眾聽你說:{你怎麼能匪夷所思,我們用手學鋼琴都學很多年,}
我覺得在我的人生當中只有兩條路,一就是趕緊死另一條就是精采的活著,沒有人規定鋼琴一定要用手彈。
 
2.活著的意義佛教說明自殺是無法超生且不能讓父母受苦。
3.生命的意義人生對我們有什麼指望(生命課題),『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 』。
 這解答了張艾如老師提問為什麼多功能的DID需要有那麼多個我來撐著這個生命個體?
 答案是「在刮大風下強雨苦難中的DID小大人,他知道這是他的命,想要適應環境只能改造自己。」
 證嚴法師對921大地震抬出來的遺體說:『他們的死亡成就了我們的活,用自己的死亡回向給深愛的人。 
 如果套用到多重人格的人格分裂,那是不是可以說明困苦受難的靈魂選擇將痛與苦一起帶離而
脫離肉體走向死亡,才能成就了適應當下環境有不同我(靈魂)的活,來讓自己生命更圓滿呢?
這是屬於在生命意義A.創造性B.經驗性C.態度性三類型裡面,從惡劣的生活環境裡的經驗性價
值體驗到『想要活下去就必須讓自己更強大、更有力量,經過這種態度性價值的轉變才是形成我
執的創造性價值,將人體內在資源重整加以重塑而形成正向有利於生活條件不同面貌的不同人格
故,臨床DID患者是在變態心理學』裡面的患者,需要他人照顧與關愛。
而多功能的DID人類是在正向心理學』裡面特殊的人類,捨我需求將小愛轉化為大愛去照顧
與關愛他人,成為一個無名有實的助人者。
4.死亡的意義我自己的墓誌銘活在自己適合的活境當中就是一種幸福』這句話。
5.受難的意義:悲劇性的樂天觀=面對悲劇的命運要有樂觀的想法,才能激勵生命的潛能。
             越能理解人生無常、生命是短暫的,才能對當下該負的責任越能盡心、創造再生。
Consultative theory_15.16
6.停止在意法 (心靈轉換的工程):也就是強強症治療的矛盾意向法
原來是受苦哀傷沮喪不好過的狀態,經災變經驗轉化成生活能量,進一步形成生命哲學。危機處理專家Everly Mitchell1998)發展出一套「危機事件壓力轉化」(critical incident stress debriefing proecss:CIDS)課程,debriefing 有「說清楚,講明白」的意思。在這套課程裡,以小組或團體的方式,在有經驗的心理輔導人員引導下,透過危機介入與教育這兩個課程,減緩與轉化危機事件或創傷之後的心理悲痛。大體而言,CISD 包括以下七個步驟:
階段一:課程簡介(Introduction):介紹小組成員,解釋整個進行的過程,以及傾聽成員的心理期待。
階段二:敘說事實(Fact):讓每一個成員敘說災難現場的個人經驗與觀點,包括當時聽到、看到、嗅到、以及做到的每個細節。
階段三:思考(Thought):讓每一個成員描述當時的想法,以及這個想法所帶出的情緒反應。
階段四:反應(Reaction):確認成員經驗中受創最重的事件(最糟糕的是哪一件事),帶出其情緒反應。這是在整個過程中最低潮的階段。
階段五:症狀(Symptom):確認及整理當時的個人苦難症狀,準備進入下一個整理的階段。
階段六:教導與轉化(Teaching):整理成員在災難經驗中所有的反應,包括生理、情緒與想法,體認這些反應都是正常人的正常反應。
階段七:再生(Re-Entry):澄清含糊的想法,建立新的行動力量。整理經驗中引以為豪的反應、自己的優點、在災難經驗中的學習、以及未來如何重新出發等。
 
詳細資料請參考 潛水鐘 VS.蝴蝶:災後心理重建的困境與突破 http://kbteq.ascc.net/archive/moe/moe-p38.html
 
所以在970613PM700-900諮商心理和本土對話_非常本土_心理位移_討論.mp3 
我會提問金樹人老師,如果心理位移只寫『我』的角色其他『你跟她』都是用回視思考的方式,是否也可以達到『離苦生智慧』的結果。對,在於一般正常人而言是不可能的。但對於我特殊的DID人類而言,因為不同人格功能的區分,所以小梅(A)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他只會寫我的角度把自己心裡的秘密說出來而當多次使用回視思考時就會不自覺得自動使用『人格解離』的能力,讓在潛意識的巫梅(P)浮上來變成另外一個人格,用具有智慧客觀她的角度把訊息傳遞給小梅(A)知道且也可以透過文字書寫的方式把巫梅(P)意思表達出來,因此我才會很特別問了金老師這一個問題,而且這一個問題的答案只適合我本人使用,因為這一個世界上不會再出現跟我一模一樣這麼特殊的人類。
 
 
綜合整理,醫師與諮商師都要我回門診,但最後卻不回去原因:
百分之五十巫梅在處理後續對醫師移情進度發展,這是在一開始選定醫師人格特質後她就決定好的處遇計畫。
  也就是利用移情產生的能量讓自己可以去對抗疾病。離開醫院後,就需要遠離醫師不能強化移情。
  但卻要了解每年的變化,所以還會安排每年至少見一次面在當下去感受醫師在我身上的影響性能量是否還會繼續
  波動。直到見面第三年(98年)我可以把醫師講師的角色放對位置且沒有對醫師在有很奇怪移情的想法情緒
  時,我知道自己的治療已經結束了。99年回去門診是為了跟醫師再次確認當時諮商師要我回門診的原因與跟醫
  師我在醫院的不配合說聲道歉,但這聲道歉卻是用道謝來表達。畢竟,醫師也有傷害到我的地方,況且已經事隔
  很久了,道歉的話已無意義。所以最後門診的第一句話是道謝方式來說明我對醫師的愧疚心理,但醫師沒必要知
        道我真正是愧疚心理是道歉還是真正感謝醫師而道謝。對醫師而言,道歉還是道謝,那只是他份內職責彼此一種
        緣份。
百分之三十受傷生病的小小梅(國中),她害怕去門診看見醫師,也很擔心醫師對他的拒絕再次受到傷害。
百分之二十的小梅(高職)她很想回門診且很想跟醫師說你當我的爸爸+男友好嗎?不管這是真的醫療行為還是幻
  滅不能擁有的親情+愛情,但至少我想只要曾經擁有還必在乎天長地久。

最後巫梅說:{醫師既然不肯接納心理治療,且我也不願再沉溺於移情情緒,我需要但我不想要,故轉成學生學習。
 
其實當醫師的學生緣份也很短,當醫師知道我很喜歡當他的聽眾時,也主動邀請我去他的演講活動裡,只是最後我拒絕了,因為醫師講的畢竟是通俗的知識,我需要更龐大的專業知識,所以我拒絕了!!身上另外一個靈魂智者它導向去學校學習專業,這也是為什麼會讀空大旁聽師範大學的其中一項主要原因。因為在醫師身上不能滿足智者這一個靈魂他的需求!!}
 
果然,一個身體裡住著很多不同需求的靈魂,非常辛苦與痛苦的,尤其是面對所有人格都有感覺的人!!
難怪,3-5年其實都會安排至少門診外公益活動去參加醫師的演講,在演講約50分鐘時間,除了學習專業外,
更重要的是想利用這樣近距離的接觸,看看還有沒有身體裡其他人格想跑出來跟醫師互動想對醫師說話的人格??
另外,對巫梅來說,她是利用消弱方式,測試心理虛擬的醫師跟真實的醫師是否可以合而為一,且能在當下環境把醫師百分之百放到正確當下該有的身分位置上時,那就代表巫梅的處遇計畫結束了。
 
當98年在金山南路的心衛中心強迫症演講中,巫梅發現沒有人格想再出來跟醫師互動且自己也可以把真實與虛擬的醫師合併並把醫師當講師的角色放對位置時,當下巫梅知道,自我設定的處遇計畫結束了。
 
 
96/5/15()測試


前3 25 魔術師 24 23  
後3 18 18 18  
                       
自我(準備期) 靈魂(探索期) 本我(返回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