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拔毛症(Trichotillomania)拔毛癖(hair pulling)食毛癖(Trichophagia)斷髮癖(Trichorrhexomania)圖書館Library
關於部落格
1889年法國皮膚科François Henri Hallopeau 醫師提出疾病名稱,1838年法國精神病Jean Etienne Esquirol醫師提出衝動控制障礙,1987年被納入DSM III-R精神疾病診斷手冊。患者無法抵擋拔除毛髮衝動重複行為,造成明顯毛髮缺少嚴重者會有瘢痕且可能有併發腕隧道症與食毛癖。
  • 108677

    累積人氣

  • 3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前世今生,繆稽談。~「病識感」的重要性~

前世今生,繆稽談。~「病識感」的重要性~
醫師要看喔!!這解答在門診您的疑問。
文章簡述:
精神官能症患者與精神病症患者最大的差別在於前者有病識感與現實感,後者完全無病識感與現實感。
 
病識感(insight)有三種層次:
(1)殘缺的病識感  (2) 理智上的病識感  (3) 真實的病識感
 
有病識感的病人,會知道該吃藥時要吃藥,該看診時要去看診,該尋求資源時要能尋求資源,該求助時要求助。沒有病識感的病人或家屬,往往是阻礙治療最大的因素。讓病人和家屬建立病識感,往往是非常艱鉅的任務,需要不斷的衛教以及同理心的照顧與輔導。
 
而「病識感」,也可以應用在我們的人生觀裡。有病識感的人生,就會知道該讀書時要讀書,該工作時要去工作,該找尋解答時要能找尋解答,該求助時要求助。沒有病識感的人生,往往是生命成長最大的因素。不知道讀書,不知道工作,不求甚解,無知而無助。
 
「缺乏病識感」會導致治療順從性不良、治療成效不彰、社交功能差、執行能力、及拒絕痛苦的情境之傾向皆有相關。
 
以我的個案為例,去探討一個生病將近20年的精神官能症患者,為何會這麼離奇幾乎都沒去就醫。在生病過程中,到底哪些觀念與行為延遲了就醫?甚至明知道自己是「拔毛症」患者,卻又不到醫院就醫或配合診療,這到底是為何?
 
在國小生病的我,無意間接觸了佛法。因此讓我相信,自己前世是一個尼姑。
而這樣的論點,在高職讀到了「前世療法」這本書,讓我更確信自己是要來還清、了結上輩子的因果。因此,在我的觀念裡,沒頭髮是一種人間的修行而不是一種疾病。雖然知道自己是「拔毛症」患者,但我不認為我自己生病了。小時不懂,也沒有大人用對的方法,主動、積極的關心與照顧。長大了,我的觀念裡「拔毛症」不是生病而是一種人間修行。因此,除了沒有大人適當的照顧外,也多了一種荒繆的想法,這也是延遲就醫的主要因素。
 
對於知道自己是「拔毛症」患者,但又不認為自己生病了。況且以單純的「拔毛症」患者,其實在生活中只是外型上沒有頭髮,到生病的後期並無造成任何生活中的不便與困擾。只要戴上了假髮,跟一般人是一模一樣的。因此,到後來戴假髮對我來說就像戴眼鏡一樣。眼睛近視了去配副眼鏡就好,何必一定要去動雷射手術呢?相同的,沒有頭髮就去買頂假髮戴就好了,何必一定要去醫院看醫生呢?長久下來,我已經很習慣這樣的生活形態,根本也不會想要去醫院就診。
而這樣明知道自己是「拔毛症」患者,卻又不到醫院就醫診療。在於精神科領域,稱呼為「病識感」欠佳。
 
國小、國中,我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拔毛患者,完全都符合這些診斷原則。但到高職後,我鹹魚翻身變成人人稱讚的對象。誰說「拔毛症」患者,就一定是人際關係不好,只能窩在牆角哭泣,等待他人救援呢?
 
我就是一個,很傑出且與眾不同的「拔毛症」患者。就算我是頭上光光、嘴上無毛,也可以讓我辦事很牢。我一樣擁有對自己十足的滿自信與驕傲,腦袋裡還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好點子跟壞點子。跟我相處的人,常會是很兩極化的。一個是我喜歡的環境,他們會感覺到我在掌控愛恨情愁人們的情緒,會讓人一陣歡喜一陣憂。另外一個就是很自卑、自憐,像更自閉兒一樣,老是做錯、挨罵跟不上進度。
 
在這些因緣聚匯下,事過近20年了,用回顧的方式來寫這一篇文章,探討「病識感」對於精神疾患本人與家屬的重要性,和我這一路走過來有關於精神科領域的一些相關疾病與歷程。
 
關鍵語:
拔毛症、憂鬱症、躁鬱症、社交恐慌症、解離症、多重人格、戀父情結、跳躍式思考。
=============================================================
 
大家看過「前世今生,生命輪迴的。(初版年月 :1992年10月)」這本書嗎?這本書是在我高職二年級,參加社區裡圖書館舉辦的讀書會所指定的書目。當時它是一本很熱門的暢銷書,只要是去到書局幾乎是非常叫賣的一本好書。
為什麼忽然會提到這本書呢?那這跟我的拔毛症生病的歷程有何關係呢?那跟這次的主題有何牽扯呢?…………接下去看,就知道了。
http://www.lppc.com.tw/book66/_file/2818/cache/web/md/front/displayDetailnullMD0000002818000125null_zh_TW.html
 
=============================================================
 
 
 
 
 
我誕生於民國67年的台中縣大甲鎮,一個鄉風淳樸的小鎮。在走進我家前,不管是前還是後都必須經過一顆很大的榕樹。附近的居民都稱它是樹神或門神,保護著我們李姓家的各房。而我們住在被此2棵樹包回圍在中間,也稱為世外桃源。一個穿過樹蔭後,會見到一個非常原野的村莊與農民。故我的童年就是過著農莊的生活,玩著鄉村的遊戲。比如說跟家人或鄰居玩跳房子、打籃球或躲避球、捉迷藏、玩各種紙牌、撲克牌。在夏天時,去河裡或溪裡游泳釣魚、捕魚。翻過屋簷,到隔壁去偷摘芭樂。到後山去摘龍眼、荔枝或楊桃。秋天時,田地裡烤地瓜、搭基地打土泥戰…一些鄉村的生活。我可是一個靜不下來,喜歡往外頭跑的小女生。很活潑、很喜歡在眾人面前表現自我。而這些童玩,我可是十拿九穩的。不管是比文比武,我總是喜歡拿第一名,好勝心與自信心是不會輸給同年齡的男性的。甚至我想比他們更強、更厲害,來證明自己存在的意義。
 
民國76年,我國小三年級9或10歲那年暑假,跟家人和鄰居去溪邊玩。等過完暑假後,我就開始拔我的頭髮。一開始,父母認為我是去溪邊玩,被上游養豬的廢棄水給感染了。因此,只是道聽塗說用民俗滅菌消毒的方式來處理。如硫磺或鹽幫我洗澡,蒜頭幫我擦頭皮亦或煮中藥讓我喝。當時也因為環境差,父母沒有錢可以帶我去醫院。或者說從小種田的父親,習慣用鄉下人傳統的煎青草藥來治療我。(因為當時我還很小,我只記的是暑假、生病拔頭髮、父母的處理方式,其他我都不記的了,而生病的時間是父母告訴我的。在進市寮醫院後,我自己主動去學校調閱我至目前將近20年的個人所有資料。)
 
生病的這段期間,沒有人知道我生什麼病。就算我去學校,也沒有老師或教官帶我去醫院就診。就這樣我從國小升上了國中,也開啟了我不一樣的求學生涯。本來成績就不是很好的我,在班上就不是很受同學喜歡、愛戴。當我生病後,就只剩下被排擠、被欺負的分。到了國中,年少輕狂且帶有叛逆的同學,每天總是以欺負我為樂。想出各種花招來對付我,不管是學校的事情或家裡的事務,只要是他們不高興就會拿我當出氣筒。我哭了,問為何你們要這樣欺負我?他們說:「誰叫你們家窮外,我還沒有頭髮呢?「你沒爛=LP」名字又叫的那麼怪,這樣不該欺負嗎?」就這樣我開始躲避人群,帶著怨恨與不滿,選擇了自我封閉,走進了非人的世界裡了。
 
因為在人的世界裡,根本沒有我容身的地方,沒有我可以依靠、談心的處所。大人的世界我不懂,但小孩的世界我進不了。同年紀的朋友或同學討厭我、遠離我,而我喜歡的大人卻把我當小孩看。到後來演變成自己應該擁有的卻是我不想要的,而自己追求的卻是我得不到、也擁有不了的。一個人就這樣活在不屬於自己的世界裡,將進了4多年。而此時生病的我,不僅僅有拔毛症而已,應還有憂鬱症、躁鬱症、社交畏懼症、解離症或人格分裂…等等,但這些只是自我判斷並非醫師診斷。
==================================
這時,我們稱呼此階段為「殘缺的病識感」。
不管是自己或家人、學校的老師或教官…等等身邊的大人,
都無法明白我或自己,在現實環境裡的真實處境。
也就是,不瞭解疾病的本質,也缺乏現實感。
==================================
 
當我不能進人的世界後,無意間在大甲鎮瀾宮廟宇裡找到了可以安撫我受創的心靈。或者應該說,因為母親遇到自己先生的外遇。自然心裡產生了不平衡,也在生活環境壓力下,在佛教找到了支持她心靈的力量。而我當時還只是9歲的小孩,模模糊糊的記憶。只知道我當時常跟母親在一起,故我也在耳濡目染下接觸了佛法。但不一樣的,我媽是大人她知道該如何處理。但我是小孩,我無法完整表達或者是就算說出了真心話了,大人也「不會相信」。因此,我不再與人為伍,改成以書籍或動物、植物為伙伴。常跑去問候牠們,跟牠們聊天、談我的心事。我知道,這只是我單一方面的想法,動、植物是不可能與我對話的。但我只能這樣做,心智早熟的我知道不可以傷害自己也不可能造成母親的壓力。我只能藉由哭或看書、聽音樂,來消除我對身邊事物的不滿。因此,除了我想逃避但又不得不去的學校和進工廠工作外,我唯一喜歡、會去的地方,就是寺廟、圖書館和後山的田園、森林。也因為當時我接觸到了佛法,故我當下相信了因果循環、輪迴轉世,這些宿命之論。
 
也是因為我老是被欺負,久了之後,我知道這些理由是他們瞎掰的。在求助無門之下,我只能靠自己去慢慢學習與了解。當我走進了圖書館,翻閱了大部分圖書館裡的書籍後,在國中二年級那一年,我才知道我自己是得了一種叫「拔毛症」的病。(這很特別,一般的生病是由醫院的醫師告訴患者生的是什麼病。但我卻剛好相反,是我告訴醫師我生了什麼病,由醫師作確認。)但對一個國中的學生而言,書裡的知識只是讓她知道,並不會或不能因此而改變我的生活環境與本身和同儕或大人相處的模式。
==================================
這時,我們稱呼此階段為「理智上的病識感」。
雖然明白自己在現實環境裡的真實處境,但缺乏主導、掌握所處環境的動力(瞭解疾病的本質,但僅限於知識上的瞭解,無心、無力改變疾病帶來的問題)。
==================================
 
也許是這些佛法的開導,讓我從非人的世界,慢慢改變,學習如何走入人群。它告訴我,我不是世界上最悽慘的人,也不是最壞的遭遇,還有很多人比我的情況更糟。我只是沒有頭髮、家裡比較貧窮罷了,其他我都還可以。這種比上不足比下足足有餘的觀念,讓我覺得有些欣慰。這期間我也讀了很多勵志與心靈方面的書,叢書中的故事去告訴自己、鼓勵自己、激勵自己向上(善)。因此,我不要覺的自卑,我也不要自憐。應該往前看,用積極的觀念與態度去面對生活中的不如意。這些書本與佛法就像是我心中的一盞光明燈,溫暖了我的心。就在那一段時間,它是唯一體貼我、包容我、接納我、指引我的人,不應該說它是一系列的書籍。讓我願意相信它書裡的每一個字句,讓我願意跟隨它的引導、它的教誨。
 
除了觀看佛教的贈閱書籍外,我也去圖書館大量閱讀心理學、人體學、宗教、心靈成長、人際關係、勵志短文或故事…等等書籍。尤其是勵志短文或故事,是我當時最喜歡的書籍。從別人的故事經驗中,也讓我的知識提升不少。我也從這些知識裡,來學習與人如何相處。因為我知道、也非常清楚,如果我要選擇繼續活下去,勢必要接觸「人」。就算有再多的不願意與痛苦,也要逼自己走出來、走向人群。故,佛教贈閱的書籍與圖書館的書籍,是我第一次做人格改變的開端。但也是另外一個讓我延遲就醫,算是荒謬想法的開始。
 
因為看了一堆佛教贈閱的書籍,讓我相信了我上輩子是一個尼姑,因為受不了苦,就自行脫離了寺廟,到民間生活。因此,我現在才會長的像尼姑一樣,這應該是我上輩子在寺廟的修行沒有完成。所以這輩子我才會碰上這種病、這樣的外表,而這也就是要我把前世該有的修行把它給補完。因此,在國三時,我不在認為被欺負是一件苦差事,而是上天要我在人世間鍛鍊與修行的課題。
 
說也奇怪,當我讀完這些書籍後,有一天,我莫名奇妙發覺自己有洞悉人性與觀察對方行為、語言的能力。有時候,對方不需要說任何話,在我的心中就會有人告訴我,他想要表達的事務。大概在國三與高職一、二年級,我把這些能力在不同周遭身邊的人做試驗。不過算是很特別的,這樣的能力不適合用在所有人,只能用在我非常在乎的人或我當下有極大需求了解的人身上,其他不管我怎麼努力也無法得知。久了,我才發現自己有一項蠻特殊的能力,就是一種如未卜先知,了解對方的想法與看法的行為。起初我也很慌,我以為我生病了。後來看到了多重人格這疾病時,我知道原來我有類似這種疾病的現象。當時在大甲圖書館裡的某一日的下午,我在想,這也許是上天在我失去頭髮後,又幫我在另外一個領域開啟了一扇窗。故我為了保住這樣的能力,所以我不想要讓拔毛症狀病好。因為病好了,我的能力就會消失了。仙女就會趁我在睡夢中,施展法術奪走我的預知能力。
 
時間就這樣輾轉了過去,到了高職讀到了「前世今生,生命輪迴的前世療法。」這本書時,我很想衝動的去嘗試「催眠」的這種治療方式。但環境不允許外,又很怕真的如自己想像的那該怎麼辦?心中的擔心害怕,導致了我不願意去面對。因此,只是想想並無實際行動。而這樣的想法久了,也從懷疑、不接受到相信自己在國中上輩子是尼姑的想法應該是沒錯的,一種眼不見為淨的駝鳥心態。故,我覺得沒有頭髮是一種修行,而不是一種疾病。又加上父親說:「看我長的像尼姑一樣,乾脆送我去山上真的去當尼姑。」更加深我對自己的自我認知,加強我上輩子是尼姑的宿命觀點。
 
因此,在國二時,真正瘋迷佛法時,我真的很想出家當個尼姑。但想想,自己長大後需要撫養父母,怎麼能夠這麼自私呢?最後,只能打消這念頭。但在我的心裡知道,我曾有一個人格是在我國中時,嚮往大自然純樸的生活與想要出家的我。在那時,我安慰她且與她溝通。我答應她可以保留目前的心智狀況,不用跟著我年齡或環境的成長而有所修正或改變,就原封不動的保存在那個階段。
 
心裡巨大的壓力與惡劣的生活環境,讓我產生了「人格分裂」。從那一刻開始,我就告訴自己說:「我已經死了,而選擇繼續活下來的人,那人不是我,那只是在回報父母的養育之恩。我已經是一個以不是我的身分,活在這世界上。」也許這樣可悲的事情,我可以說的很快樂、表現的很高興,因為那不是我,而是另外一個我在說明與互動。
 
此時,在圖書館看到的知識裡,除了知道自己是拔毛症患者外。我也有點感覺到自己是屬於多重性人格的疾患,也許當下的環境我不知道自己是有解離的現象,但長久近10多年下來,慢慢也了解自己有不同的人格存在,只是有一些不是很明顯。而這個人格,就是出現在精神科領域似乎很懂得相關理論的我。也是一個不需要專業知識的我,會去瞭解相關的內容。而他也是我想成為心理治療師,主要出現的人格。這是在我第一次去參加萬里藝術治療活動中,與徐老師對談後自我發覺到的。
 
==================================
按佛洛伊德的古典精神分析理論來說,人格是一個整體,這整體包括了三部份,分別稱為「本我、自我、超我」。人格中的三個部分,彼此交互影響,在不同時間內,對個體產生不同的作用。
 
在國中此時的我,已經有人格解離或分裂的現象。也就是說嚮往大自然純樸的生活與想要出家、想要逃離這一切世俗的環境是「本我」。而出來協商與溝通,是否要出家或繼續在原來環境生活的是「自我」。考慮長大後要撫養父母,非常有道德標準的是「超我」。
 
這三個「我」彼此互相衝突下,時間長達1年多以上。因此,在互不相讓下,本我、自我、超我就各自獨立。最後的結局,是某些人格會在某些時候自己跑出來。有時候我知道,有時候我不知道。知道時,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事、為何而做。不知道時,就像一片空白的記憶,感覺時間過得很快。
==================================
因此,在市療醫院裡,有跟醫師或治療師談到此事。而我也趁94年農曆過年時,做完了「鏡子裡的陌生人:解離症:一種隱藏的流行病」這本書內的所有測驗,結果都是中度的情況。雖然我沒有做臨床的心理衡鑑,但擁有某一程度的解離現象是我不可否認的。本來心理治療師,以為我不知道。但聽完我說的話後,問我:「你覺得,這樣子的你感覺是如何呢?」我說:「多重人格對我來說,以前可能很難過、無法適應。但時間也很久了,我還蠻喜歡這樣的我。反正另外一個我跑出來時,我不會覺得很惶恐,會覺得蠻高興的。」心理治療師:「高興,那樣就好。」聽到這句話,我發覺我又跟一般患有此疾病的人不一樣了。因為心裡師要告訴我的是,這應該是痛苦,而不是高興的事情。我跟她說:「我知道自己有年齡層和性別思考與行為的轉換,尤其是對於中年男子一見面後,就會變成另外一個我跟他對談。」治療師她認為我的人格並不只是雙重人格而已,應該更多。或者說,因為我時間久了,多多少少會知道自己有某些人格存在。治療師說:「因為我知道自己所有人格的存在,在臨床上並不適合稱呼為多重人格,她稱呼為個性分裂。」最後治療師她說:「如果我的拔毛症可以自己自癒,那人格整合的問題也可以自己自癒。」
但在醫師門診時,卻不一樣。幾乎是每次見到醫師時,自己就會感覺到醫師在講什麼。一個人聽的懂,一個人聽不懂,雙互轉換下也不知道哪一個會出現。我與醫師常是在見面的當下,自己會跑出來完全相反意見與感受。故醫師認為我有雙重人格的可能性,還問我要考慮吃藥嗎?但我心裡就覺得,在門診3個月裡。你還是不瞭解我,我是不想要選擇吃藥的。不要拔毛症說不通,就像業務一樣換成解離症在跟我推銷藥物。這樣我覺得很反感,但也覺得很好笑。醫師變成了賣藥的業務了,既是好笑又是嘲諷。況且就已經這麼多年了,其實自己也已經習慣這樣的自我了。就算自己有多重人格好了,也不會影響我目前的生活,而且有時另外一個人格它是出來幫助我、警惕我、提醒我的。既然它已經是一個正面的人格互動了,何必一定要治療呢?因此,我才覺得不需要看醫生或吃藥。
 
==================================
解離症(Dissociative disorder):
  解離症跟轉化症,就是以往所謂的歇斯底里,指的是一種特殊狀態:案主有生理與心理上的症狀,卻找不到相對應的生理疾病,相反的,常常找得到心理上的原因。在DSMIV分類裡頭,主要以心理症狀表現的,稱為解離症;主要以生理症狀表現的,稱為轉化症。在ICD 10裡,則不區分兩者。
  較常被提及的解離症有:
        1. 解離性失憶症(dissociative amnesia
        2. 解離性假性癡呆症(dissociative pseudodementia
        3. 解離性漫遊症(dissociative fugue
        4. 解離性木僵(dissociative stupor
        5. 解離性身分疾患(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6. 解離性恍惚症(dissociative trance
 
解離性身分或人格症(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這就是大家熟悉的多重人格(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患者會表現出兩套或兩套以上的人格,而且彼此忽略,一個人格作用時,另一個人格就隱沒不見。兩個人格有各自的記憶、情緒、行為模式、態度等,而且差異通常很大,好像兩個靈魂住在同一個軀體身上。
  本症的發生原因不明,不過據研究顯示:不少人是反社會人格者,而且在童年時也有性或生理上的被虐現象,酒精與藥物濫用的情形也較常人為高。
==================================
 
另外,在我國三時的心態已經轉念過來了,所以看起來就會像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一樣。一個滑稽、光溜溜沒有任何頭髮外表下的我,但內心卻是一個超乎年齡的成長與心態。雖然我是國中生,但我當時的心智年齡早已經是像老師ㄧ樣了。一個十多歲青少年的外表下,卻擁有一顆超乎成熟的心。因此,當時能跟我談心的,只有年紀大1-2倍以上的老師,而不是跟我年紀相仿的同學或朋友。
 
也因為在國中同儕的排斥下,我只能轉向了大人,向他們求助。而當時在學校的環境,我正處在青少年對性別的認知時期,對於異性總是比較喜歡。故在國三時,我就喜歡上一個教國文男老師,常拿問升學試題為理由,下課常跑去找他。我很喜歡這位周老師,他給我有一種像父親的感覺。我在學校在乎的是,怎樣在周老師的眼裡表現的更好、更棒。而長久下來相處,就會有很強烈想要完全屬於我的那一種佔有的慾望。只要是發現周老師身邊多了人,或其他身邊的人對他很好。我心裡就會很忌妒,很想把對周老好的人給消滅掉。而這樣投注的情感,也開啟了一段『戀父情結』的旅程。而這也是造成我與其他同年紀,不一樣思考與行為主要的原因與感受。當我知道自己有『戀父情結』的狀況時,是在高職跟同學互動下,才發覺自己的思想跟其他人差異太大。這時,又跑進圖書館去查詢資料,才知道自己有『戀父情結』的狀況。
 
==================================
心理學家弗洛伊德發現,兒童的心理發展過程中普遍存有一種現象,即在3歲左右開始從與母親的一體關係中分裂開來,把較大一部分情感投向與父親的關係上。只不過男孩更愛母親,而排斥和嫉恨父親;女孩除愛母親外,還把愛轉向父親,甚至要與母親競爭而獨佔父親,對母親的愛又加進了恨的成分。這就是所謂的「俄底浦斯情結」和「埃勒克特拉情結」。弗洛伊德認為,戀父情結對人的影響,如果發展不利,一生都可能受其影響。
==================================
 
國中畢業了,心裡很難過。但跟一般學生不一樣,我難過的是我再也無法跟周老師朝夕相處了。此時,3個我又出來對話了。本我說:「我喜歡周老師,想要每天見到他。最好是變成生活中的伴侶,這樣最好了。」超我說:「老師是老師,學生是學生,都有自己的生活環境與所該要做的事物。你應該知道這是兩個不同的世界,是不可能有結果的。」自我出來協調說:「喜歡周老師是一件不能否認的事物,但你是學生應該往下一個階段走。沒有了周老師,在高職學校裡也會遇到其他的老師。所以,你應該往前看,不要沈迷於當下、活在夢想當中。……最後,自我協調成功。讓本我與超我達成協議,又繼續我的『戀父情結』之旅。
 
因為家境不好,國中在畢業前沙鹿高工的建教合作班來學校招生。因此,我暑假就去讀建教合作班了。此時的我,非常好學、也非常好動。學校的蔡老師,變成了我心目中景仰的對象,也是找到生活的重心。當成績放榜時,我知道紡織科的獨特性,在於升學的優勢。在讀建教合作班時,就立志說要透過保送甄試來考取國立大學。因此,我再度選擇科系時就以沙鹿高工的紡織科為第一目標。喜歡蔡老師的我,還是像國中一樣,以升學為藉口常跑去跟老師聊天。接著,每一年的教課老師都不一樣。我為了掩人耳目,就會每隔一學期或一學年找不一樣的老師。也算是在跟他們學習待人處事的道理與方法,不過比較特別的這些我喜歡的老師都是男老師。
 
高二時,是陳老師。他是最辛苦的,幾乎每天下課,都陪我聊1至2個小時。有時是我主動找他,有時是他為實習的課程或課業找我去。(因為當時我是實習小老師,常跟陳老師接觸。)還記得我常寫紙條給他,像是朋友一般談天說地,一起討論功課或分享讀書心得。
 
有一次,老師有跟我說:「為何我都老是換來換去,不要停留在一個定點上,把想要表達的事物說的更完整呢?」因為陳老師的提示下,我也去圖書館找資料。才知道我擁有像李登輝總統一樣的思考方式,也就是一種「跳躍式思考或思考飛馳」。而這個跳躍式思考,是在躁鬱症裡的躁期其中一項特徵。
 
==================================
跳躍式思考是指一種不依邏輯步驟,直接從命題跳到答案,並再一步推而廣之到其他相關的可能的一種思考模式。這種思考模式在部份資優學童或自閉學者身上很常見,而隨著網際網路的普及,這種思考模式更慢慢成為了主流。因此,現時對這種稱呼有另一種叫法,叫作選單式思考。
==================================
 
高三時,我又換了一個孫老師。他是班上同學公認,最嚴肅、最不好惹的老師。所以每次同學要跟孫老師溝通,都要我出面幫忙。因此久了,變成我也喜歡孫老師。對我來說,孫老師只是刀子口豆腐心。不管是老師多嚴肅,或是他怎麼開口罵人。我總是嘻皮笑臉的對著他,讓他知道「伸手不打笑臉人」這個道理,使的孫老師一點也拿我沒辦法。我總是每天想著花招,怎麼樣的事情經過會比較好玩。在那時,我還去讀了一本「厚黑學」的書,來驗證看看書裡說的是情是否跟真實的一樣。實驗的對象,就是那些我高職喜歡的老師。用各種不同的心態與行為來跟老師互動,看看結果是否為書上寫的一模一樣。
 
一個外表看似生病,但內心卻是一個鬼靈精怪不大不小的女孩,內心卻是有無比的哀怨與憂愁和抓弄、實驗老師為樂,兩極化的心態、性格與行為。但事實也不是完全如此,我可是很認真的拿升學的試題去請教老師。只是我屬於比較用叛逆行的想法與行為,會希望老師能給我多一點的關心與教導。
 
高職這3年,是我活的最快樂、也最風靡的時光。不僅僅是成績優秀外,還是個到處參與活動常拿獎狀、好榜樣的模範生。除了在高一剛進學校時,我參加了軍樂隊,完成國三想學音樂的夢想外。在高二時,也自己另外組了第二個參加科學展覽的團隊,並且在早會講台上接到校長頒發給我的獎狀。在高三時,同學都準備升學考試,放棄了科展。而我卻在那時,找到了機會遇到了好的指導老師。因此才有機會,由校內的展覽,經由選拔後去台北參加國際科展的競賽。
 
誰說「拔毛症」患者,就一定是人際關係不好。只能窩在牆角哭泣,等待救援的人呢?我就是一個很傑出與眾不同的「拔毛症」患者,就算我是頂著光頭,我一樣擁有對自己的自信與驕傲,腦袋裡還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好點子或壞點子。跟我相處的人,常會覺得愛恨情愁都是我在掌控,會讓人一陣歡喜一陣憂。
 
故,在湯醫師的門診,也只是見到我其中幾個小把戲而已。
雖然感覺好像是被我戲弄或玩耍了,但這也是另外一種以遊戲方式做治療。
這是後來我在看到「自我傷害的評估與治療」這本書,提到的一些治療方式我才知道,原來自己並沒有脫離醫院的醫療體系的治療方式。只是這些方法,是我從生活中的事件去體悟出來的。
 
因為我喜歡這些老師,所以我會比較聽他們的話。但是有條件的選擇,非全盤接受。高職的其他老師看見我的外表,也一定會詢問。因此,在日記本裡有寫著,某日一個實習老師問我頭髮怎麼了?我回答「是心理疾病,非生理疾病。」對答完後,他告訴我要去看精神科醫師。但這樣的話,我並沒有聽進去,因為我不覺得我生病了。或者說,雖然知道自己生病了,但心裡是無法突破那一層對父母的恨,我不能接受過往的自己或生活的環境,所以我也不願意去就醫。
 
到了高三時,因為我的行為越來越主動、也越來越活潑。所以在高三畢業,考上台北技術學院要北上讀書時,黃老師說:「梅蘭阿!到台北後要去買一頂假髮,交個男朋友,要用功讀書,千萬不要去台北做「落翅ㄚ!」(台語)=風塵女子。」此時,我聽到後很生氣,但一慣作風的我,還是嘻皮笑臉的說:「好!好!好!」。只是想想,為何黃老師會說我是「落翅呢?」嗯,如果以保守的校風和教育體制,我在高職某些過於主動的行為和曖昧的口吻,倒是有幾分相似、有點像「落翅ㄚ!」。
 
想想,為何自己會有這樣的行為呢?ㄚ,我知道了,因為我的父親從小就在家裡唸:「養女兒幹嘛,只是一個賠錢貨,長大就要嫁人。我們家窮,我看阿,長大後就賣到妓女戶那去賺錢,還有點本錢可以拿回來。」就是在這樣父親的觀念下,每天的不停的講,根本不曾把我們當他的小孩看,只認為家裡的男孩才是他的小孩,我們女兒只是傭人,長大是要拿去賣的。在這樣的環境下,當然會認為自己以後是風塵女子。因此,在行為上就會有所偏差。故,我的對父親恨,絕不是一年、二年可以化解的。
 
這時,我對於沒有頭髮的外表宿命說,也多了一段小故事:
一個小女孩,因家貧被賣到了風化場所當女工。長大後成人後,就變成要出場接客。因為受不了惡劣的環境,也不願意接受這樣宿命的安排。所以趁一個月黑風高、風聲鶴唳的夜晚,逃出了魔掌,到一個偏僻無人認識的鄉下地方。可是身無分文且手無寸鐵的弱女子,在舉目無親之下,找不到可以謀生的地方。因此,走進了寺廟剃髮為尼,法號為「蕪銘了塵」…………
 
剛上台北讀大學時,86年回去高職學校探望老師。此時,老師提到我的頭髮的問題,建議我去看精神科醫生。也因為我的『戀父情結』關係,心中所在乎是這3位老師,尤其是陳老師和蔡老師,我非常重視他們的建議。且當時我也離開了老家自己一個人在外獨立生活,半工半讀下,開始有自己的存款。故,我才探望完老師後,聽從他們的建議去沙鹿光田醫院看精神科醫師。
 
95年,今年回學校後,聽蔡老師說:「我讀高職那段時間,陳老師在讀輔研所。所以對我這樣的學生會特別感興趣,願意發很多的心思在跟我聊天溝通。」話雖然如此,但以我有『戀父情結』,才不知道陳老師的想法。只知道他對我很好,很照顧我。這也是一段很特別的師生情分,一段很美好的回憶。
 
==================================
這時,我們稱呼此階段為「真實的病識感」。
可以明白自己在現實環境裡的真實處境,同時還有主導、掌握所處環境的動力。
==================================
 
讀大學時,在大二的紡紗課程裡的鄭教授,他剛從國外進修回來。在課程中,提到他想要找2個工讀生,幫他在做實驗與打點研究室內的事物。我去面試,後來鄭教授說因為我是沙工紡織學生,在專業上已累積到一定的程度,故才答應我當工讀生。另外,他也提到你大二就開始準備考研究所,我們可以一起合作寫論文與期刊文章,這樣會提高妳考上研究所的機率。因此,大學除了上課外的時間,我幾乎都呆在研究室裡跟鄭老師朝夕相處。在大二時,我就開始參加論文發表會。下台南到逢甲大學,去發表我們的專題。當然鄭老師是指導教授,而我是上台發表、講解的人。
 
認識了我的男朋友。他很貼心與鼓勵我,因此我才慢慢放掉對於父母的恨意。這段期間,剛認識我時應該說是我所有精神官能症呈現最多的時候。
 
版本二:
 
 
 
參考資料:
(1)智邦生活館@心靈遊樂園 : 什麼是病識感?
http://happy.url.com.tw/subject_view.html?main_node=43&cat_no=33&f_no=30
(2)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病識感和工作表現
http://taot.org.tw/nkintro/nkshow.asp?id=9
(3)精神分裂症患者之病識感
http://www.psynurse.org.tw/5.htm
(4)弗洛伊德解析戀父情結
http://cyc6.cycnet.com:8080/xinli/end.jsp?code=103003260
(5)跳躍性思維: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7%B3%E8%B7%83%E6%80%A7%E6%80%9D%E7%BB%B4
 
 
http://bbs.nsysu.edu.tw/txtVersion/treasure/medicine/M.896037475.A/M.898183327.A/M.899060500.A/M.899062783.A/M.899062799.A.html
 
 
 
admin
您說的沒錯,當下也許是辛苦的,但現在回想起來,卻是很感謝這樣的歷程給了我心中的溫暖。
 
soft
看起來我的文章,吸引來你的感動與分享。
這也是我很喜歡在討論區,寫文章或回覆的原因。
彼此的互動就如同找到相互取暖的夥伴,彼此相互依靠與安慰著、鼓勵著。
人生在世沒有一帆風順,也不會到處都是坑坑洞洞。
也就是因為自己走過這一遭,所以才希望下一代或跟我有同樣遭遇的人,不要再像我們一樣的辛苦了。
在我生病(共19年左右)後,前10年裡,我過的都很辛苦也很痛苦。
在翻閱自己的日記時,才知道我高職一畢業當天就去工廠報到工作了。
每天早上七點起床,8點上班,在工廠裡勞動到下午5點,晚上6點到補習班補英文,一直弄到凌成2點才睡覺。
大學時,我是一個半工半讀完成學業。我白天是學生,晚上到處去打工賺取學費與生活費,每天7天出門,晚上11點或12點才回到宿舍或住的地方。當時都是做勞動的工作,回到住的地方已經只有想要躺下去睡覺。故只要看到床,就已經恨不得先去睡了,管他身上是髒還是亂,那已經不重要,明天再說吧!!
一直遇到我男友,她才稍微幫助我在經濟上的負擔。這時,我才慢慢的改變習慣。
或者說,那是我故意選擇的生活方式。我想要就由身體的累,來忘卻這一切痛苦與對家庭不滿與恨。不然我在房間裡,想到我只是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到身體已不能再承受,它自己就會累斃的躺在床上睡著了。
 
所以我有2個完全不一樣的人格,一個是修改後沒生病的自己,另一個是生病想結束生命的自己。
 
現在生病的我,還是會自己主動跑出來哭,它還是會不知不覺中出來影響我。
只是我現在願意接受「生病的我」,讓它出來哭,讓它想要去死的念頭。
這段路走的很漫長,到明年暑假就20年了,我的2/3的人生都在生病。
苦嗎?痛嗎?恨嗎?愛嗎?痴嗎?狂嗎?…………..
這近20年,什麼樣的滋味都嚐過了,只是我除了拔頭髮外,沒其他自傷的行為。
我也走出來了,低潮時就讓它盡情的哭吧!!
反正歡笑與哭泣總是相鄰的,哭玩了就是歡笑,苦過了就會是甘甜!!
 
也祝福您,您的這段旅程不用像我這麼常、這麼久,快快的走出康莊大道。
 
 
 
 
 
 
 
 
 
 
103/9/21(日) 天宇-千少一初登場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NSuCiVGYA
上傳日期:2007111
千少一初登場
爭何?多風多雲多月。
尋何?至真至善至美。
貪何?有權有勢有名。
留何?命也樂也長也。 塵世浮沉近千秋,獨少一年九九九。
 
刘珺儿Evon Low -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PF8hmEDK7k
邰正宵 -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HQ]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aC1W13upI
往事如风,痴心只是难懂,借酒相送,送不走身影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