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拔毛症(Trichotillomania)拔毛癖(hair pulling)食毛癖(Trichophagia)斷髮癖(Trichorrhexomania)圖書館Library
關於部落格
1889年法國皮膚科François Henri Hallopeau 醫師提出疾病名稱,1838年法國精神病Jean Etienne Esquirol醫師提出衝動控制障礙,1987年被納入DSM III-R精神疾病診斷手冊。患者無法抵擋拔除毛髮衝動重複行為,造成明顯毛髮缺少嚴重者會有瘢痕且可能有併發腕隧道症與食毛癖。
  • 120951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科學人雜誌2014年8月_為什麼習慣成自然?積習可改?

 為什麼習慣成自然?
習慣成自然?積習不難改!

每天回家坐上沙發,你會順手打開電視機?走進捷運車廂,你就不自覺滑起手機?說你有「資訊焦慮症」、「網路上癮」可能太嚴重,但很明顯,這些行為已經成為一種習慣,在大腦未經思索的情況下就自然而然完成。
可不就是「習慣成自然」嗎?如今這句話有了神經科學的解釋:科學家在大腦皮質與紋狀體之間找到多條連結的神經迴路,讓有意識的重複行為〈從腦養成好習慣〉。習慣的神經迴路有什麼好處呢?原來大腦可以騰出精力與時間,把資源用在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上,卻也因此忽略了這些行為所造成的後續影響——特別是壞習慣。
更進一步,科學家已經可以利用光學遺傳學,操控實驗老鼠走迷宮的習慣。想要戒除壞習慣,以往臨床心理學家就有不少方法可以幫助你,如今再佐以這些神經生理學的知識與證據,我們一起實踐〈積習可改〉!
金融危機一爆接一爆、股票詐騙案層出不窮,許多像「老鼠會」一樣的金融騙局充斥於我們生活周遭,這類詐騙手法歷史悠久,你只要找得到「下線」,「上線」就能夠獲利。股市越早進場獲利越多?各種社會保險只是債留子孫?〈揭發龐茲騙局〉告訴你各式龐茲騙局的伎倆,〈誰是最後的笨蛋?〉教你判斷龐茲騙局的兩大要件。

還有更多不及介紹的精采內容,請見《科學人》雜誌2014年8月號。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magazine/mag_retail.php?item=R030045118


2014年8月<br>為什麼習慣成自然?
 

2014年8月
為什麼習慣成自然?


【行為科學】
52 從腦養成好習慣文/葛瑞布耶爾(Ann M. Graybiel)、史密斯(Kyle S. Smith)
習慣為何成自然?原來是形成習慣的大腦迴路已成為自動化的行為單元,透過定位這些習慣迴路,未來培養好習慣和剔除壞習慣可能會容易些。
【神經心理學】
58 積習可改文/郭乃文
有人說「積習難改」,但最新的神經心理學方法,從改變大腦迴路下手,讓你更容易戰勝壞習慣、建立好習慣!


 

從腦養成好習慣

習慣為何成自然?原來是形成習慣的大腦迴路已成為自動化的行為單元,透過定位這些習慣迴路,未來培養好習慣和剔除壞習慣可能會容易些。

撰文/葛瑞布耶爾(Ann M. Graybiel)、史密斯(Kyle S. Smith)
翻譯/林雅玲

重點提要
■我們重複某個行為時,大腦裡的紋狀體會參與形成特定的習慣迴路,讓習慣成為自動化的一個單元(稱為「集組」)。
■然而,另一個腦區「新大腦皮質」(neocortex)會監控這個習慣。利用光訊號調控實驗大鼠的新大腦皮質,就能阻斷一個習慣,甚至能防止習慣形成。
■研究人員正在釐清這些大腦結構如何運作,希望能開發藥物、行為治療以及簡單的技巧,來幫助我們控制習慣,無論是好的或壞的習慣。

我們每天都在重複數量驚人的習慣行為。大多數這些習慣,從刷牙到駕駛在熟悉的道路上,我們都能以「自動導航」的模式進行,好讓大腦不會因為專注於每個刷牙的動作或不斷微調方向盤的細節而負荷過度。有些習慣(例如慢跑)可以幫助我們維持健康,但是經常從零食櫃拿零食吃就不一定了。而歸類為強迫行為或成癮的習慣(例如暴食或吸菸),則可能會威脅我們的健康或生命。

雖然習慣是我們生活裡重要的部份,科學家探究大腦如何把新行為轉變為習慣時,卻遇到很大的挑戰。少了這些知識,專家就無法藉由藥物或其他療法幫助人們戒除壞習慣。

如今,新技術讓神經科學家破解我們「儀式行為」背後的神經機制,科學家已能辨認出所謂的習慣迴路,也就是大腦裡負責建立並維護習慣行為的區域與連結。從研究獲得的見解,幫助神經科學家釐清大腦如何建立好習慣、我們為何難以戒除一些平時不易察覺的習慣,或者是醫生和親人希望我們停止的行為。研究顯示,刻意調控我們的大腦也許能控制習慣,無論是好的或壞的習慣。這種美好的說法源於幾個意外發現:即使我們的行為看似自動,其實仍有部份腦區盡責地監督我們的行為。

什麼是習慣?

習慣似乎是一種明確的動作,但是在神經科學上,它們歸屬於一連串的人類行為。

在這行為範疇的一端,是幫助我們騰出大腦空間以進行其他工作的自動化習慣,其他則是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的行為。當我們探索現實世界、社交環境以及內心感受時,就會自然而然形成習慣。我們嘗試在特定情況下表現某些行為,找出哪些行為似乎對情況有所幫助或不需花費太多心力,接著鞏固這些行為,最終形成習慣。

我們在年幼時就啟動這個程序,然而,過程中有得有失。當行為成為一種習慣,我們就越難意識到它的存在,而對這些行為失去高度的警戒監控(例如,我出門前到底有沒有關瓦斯爐?鎖門了嗎?)不僅會干擾日常運作,也可能讓壞習慣悄悄上身。很多發福的人(雖然每次只增加一、兩公斤)會突然意識到自己越來越常光顧超市的零食區或甜甜圈店,而且常常是不假思索就進去了。

http://sa.ylib.com/MagCont.aspx?Unit=featurearticles&id=2493

檢視自身行為的監控系統隱約失效了,意味著習慣可能演變為類似成癮,看看有些人沉迷於電腦遊戲、網路賭博,以及不斷發簡訊和流連社群網站就知道了,當然還包括酒精和藥物濫用。
 

重複且具有成癮模式的行為,可能會取代一些過去需要深思熟慮做選擇的行為。雖然成癮必定屬於行為範疇裡的極端例子,但神經科學家也在探討它們是否類似正常的習慣,只是程度較為強烈。有些特定的神經精神疾病也可視為極端型式的習慣,包括強迫症(耗盡心神在某些想法或行為上)和某些型式的憂鬱症(重複循環負面的想法),自閉症和精神分裂症可能也是,此類患者重複且過度專注於某事物的行為已造成困擾。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4年第150期8月號】
 

http://sa.ylib.com/MagCont.aspx?PageIdx=2&Unit=featurearticles&Cate=&id=2493&year=


編輯推薦 > 2014年 > 生命科學
 
 

積習可改

有人說「積習難改」,但最新的神經心理學方法,從改變大腦迴路下手,讓你更容易戰勝壞習慣、建立好習慣!

撰文/郭乃文

重點提要
■大腦中有許多神經元彼此之間有激發或抑制的特定關係,不斷重複某行為可以讓神經區域間的連結發展成穩定的神經迴路,即是「習慣的養成」。
■檢視並重複正向經驗有助於建立好習慣、打斷刺激線索和反應之間的連結有助於破解壞習慣。但要注意:好、壞習慣是以事件的後果與個人價值觀來定義,並無標準答案。
■神經心理學運用腦科學知識了解人的行為,強調基因與環境都會影響大腦功能,探索認知與情緒的關聯,個人知識、經驗和行動技能,都是引發動機與產生行為變化的基礎。
 

一般常說「多練練就習慣了」、「習慣成自然」,依賴的就是重複激發大腦內的神經迴路。人類腦中充滿許多可以組成「共同命運」的神經元,彼此之間有激發或抑制的特定關係,每一次的行為都可想像成「會彼此放電的一群神經元」共同完成一次活動。當發生共同關係的次數多了,神經區域間的連結就發展成穩定的神經迴路,這即是「習慣的養成」。不過,我們的注意力資源是稀少而寶貴的,所以我們會自動地不再注意或意識到這些穩定的迴路,把注意力移到其他事物,甚至自然到一看到(或是聽到、摸到、聞到)啟動此迴路的線索,一連串行動就會全套接連完成。
 

生活中所有簡單或複雜的心智活動及行為都會如此,其複雜程度遠超過我們自己所覺察的。放學後經常溜出去玩的孩子,回到家一看到媽媽的臉,會立刻在腦中找各種理由解釋自己很想早點回來但又做不到,尚未開口就聽到媽媽開罵,腦中立即轉為不耐煩的情緒,結果做出的動作是用力關上房門、藉由玩電動來平復被責備的氣憤感。如此複雜的歷程,可以穩定在腦中形成難以修改的慣性。遇到不認識的鄰居對你笑(刺激線索),腦中引發的是「奇怪,我跟你很熟嗎?」的想法而表情漠然(反應),結果大家都不喜歡你,最後你也覺得「這是個對人有成見的社區」(神經迴路)。
 

舉不完的生活事件,因為我們沒特別注意而造成了「腦中累積發生次數」。在大腦產生了穩定迴路後,我們體會到的便是:「怎麼會變這樣?」、「我沒這個意思啊!」甚至是「我沒做過這件事吧!」大家可以想像,萬一無意間建立的是浪費時間的習慣、無法起而行的習慣等神經迴路,對生活的影響有多大?或是建立了對別人具傷害性的習慣迴路,可能引發多少人際誤會與關係失和?
 

多管齊下強化健康心理

心理學對於人的行為在不同理論有不同解釋,也衍生出不同的矯正方法。不過,很多人常誤以為心理治療者「只會看好事、說好話、一味稱讚」,其實,著重於引導個人的自我覺察和自我監控,遠遠超過表面上看到的「好來好去」,而是作用於內在的「心理資產總整理」。
 

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心理分析論」強調內省、童年經驗以及潛意識,從百年前便為世人所熟知,而「了解潛意識的心理過程」這個渴望也長久存在世人心中。「我是不是因為潛意識才這麼做?」、「我為什麼會這樣?」人們不會對於洗臉、刷牙等生活瑣事提出這樣的問題,但會對引發苦惱的複雜事件產生這些質疑,而這些行為其實都與腦中的習慣迴路有關。
 

20世紀初到中葉,心理學盛行行為治療理論,只強調改變可觀察、可測量的行為,不必探討腦中的一切動機和情緒,以及個人性格與需求。1980年代後,認知心理學從實驗室發展出解說人類認知思考的各類模型,之後的臨床心理工作者融合行為與認知兩種觀點,從個人的思考與推論方式來改變個人的行為,這就是20世紀末盛行的認知行為治療模式,廣用於解決各種心理問題。這三種治療模式現在也都向提升自我覺察和監控能力靠攏,對於改變習慣各自都有不錯的方法。

20世紀末至21世紀初,研究腦與行為之間的關係隨科技進步迅速而蓬勃發展,「神經心理學」致力於把腦科學的基礎知識進一步應用於改變人的行為。越來越多研究顯示,運用神經心理學的知識於教育和臨床治療,效果相對快速且有效。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4年第150期8月號】
http://sa.ylib.com/MagCont.aspx?Unit=featurearticles&id=249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