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毛症(Trichotillomania)拔毛癖(hair pulling)食毛癖(Trichophagia)斷髮癖(Trichorrhexomania)圖書館Library

關於部落格
1889年法國皮膚科François Henri Hallopeau 醫師提出疾病名稱,1838年法國精神病Jean Etienne Esquirol醫師提出衝動控制障礙,1987年被納入DSM III-R精神疾病診斷手冊。患者無法抵擋拔除毛髮衝動重複行為,造成明顯毛髮缺少嚴重者會有瘢痕且可能有併發腕隧道症與食毛癖。
  • 99171

    累積人氣

  • 5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給拔毛症患者的一封信_ 壞習慣怎麼改正?

 您好:
   很高信收到你的來信,不過好像我也知道暑假期間會收到比較多拔毛症病患的信.
   理由是現在是夏天,身體容易出汗頭會容易癢,如果有戴假髮這時候是最難過的,很癢想拔但因假髮擋住又拔不到.
   但如果到了冬天情況就會剛好相反,病患跟我聊天的次數變少了,新的拔毛症患者也比較少跟我接觸.
   理由是冬天人體會因為寒冷身體新陳代謝變慢,因此身體的痛或癢感覺變遲鈍了,且人也變懶了不太想出門也不想動.
   故以整年度來說,夏天是我在網路上最忙碌的時候,而冬天是最悠閒,春天與秋天就沒有太大差異.
   如果以氣候來說,溫暖舒適的氣候病患最少,大熱天或非常陰冷持續下雨好幾週,我在網路遇到的患者也會變多.
   外在的氣候會影響人的情緒,過於躁熱或過於陰冷的天氣會讓人變的憂鬱,這時候病患會因外在的天氣而影響自己的拔毛行為.
   以人生階段觀察拔毛症發生,一般家庭有重大變故(如父母離婚)重大人生挫折(生意失敗/失戀/親人死亡)
       重大壓力(大考/聯考)都是拔毛症發生成因或變得更加嚴重.
   相同的,也只有在這些重大人生轉折點,病患才會願意去醫院求診看病,比如女性交男友或考慮結婚等.
    (通常也是這種人生轉折點療效是最好的時候,因為想康復的動力很強,當你人生的目標跟疾病相互對抗時,
     因為你想完成你的目標你有更重大活著的意義,所以病將會因為你有強而有力活著意義之意念而終止.)
   會寫這些讓你知道,是希望讓你想想,這些你符合了哪幾項,想想你自己生病的原因,這是要讓你思考我為何生病了.
  病想要好,除了要對症下藥去停止拔毛外,最重要的是你要認清楚明白,透過生病拔毛的行為是要告訴你,你的人生在哪裡卡住了,
   要讓你自己用拔毛的行為去跟周邊的人互動來關心這議題.
   (很多時候,小孩異常的行為是來自於家庭父母的婚姻關係,當然也有可能是學校人際關係.)
   透過生病拔毛的行為,讓父母知道小孩在用自我傷害的方式抗議家庭互動關係對小孩的傷害.
   一樣的,你也想想,你國中生病時,這個病是想要透過你,告訴誰或你自己現在以人生階段在哪裡出了問題,卡住了.  
  
   你的疑問有3個.
   1.怎麼會不自覺拔毛?這答案有2大類,一是從身體感覺到不舒服(如癢/疼痛),
      如頭癢想抓,沒多久就開始捲頭髮慢慢拉扯後就拔下來,剛開始還會制止自己,但到後面約15分鐘至半小時後卻會越拔越多越來越快.
     (單根時會檢查或觀看與玩弄毛髮,但當你越拔越多時會發現來不處理你拔下來的毛髮,
       所以最後會放棄每根都看或檢查與玩弄行為,只針對你想要的內容做確認與檢查.)
      當你有以上我講的行為時,就代表你有一定自己處理毛髮儀式化的行為,而這樣的流程剛開始可以用自己的想法去控制不拔與減緩.
      但當你開始放棄以前單根毛髮自我流程的行為,變成快速只針對你想要內容檢查之後丟棄或吃下去,那表示你已經拔毛成癮了.
      這種成癮的特徵是心理興奮愉快好像中獎一樣,拔毛速度會越來越快,自我儀式的流程將只會停留在某些自己感覺有意義的地方去執行.     
      另一個是身體的壓力或不良情緒轉化成行為發洩出來,這種拔毛行為通常持續在半小時內只要你願意停止通常都可以順利停止.
      拔完後有些人會感覺到壓力釋放了,有些人只是覺得一種壞習慣的重複,心理不會有太多情緒變化.
      這要看此壓力鍋的能量有多大,能量越大轉化成拔毛行為被展現出來後,壓力的釋放才會越有感覺.
      當然這種能量也可以是來自你恨某一個人,或者你生活中承受的各種壓力的來源.
      這種使用拔毛行為將能量釋放出來,某種說法可以當它為「自我傷害」,或許本人並不認同是在「自我傷害」,
          因為成癮是很愉悅的怎麼會是「自我傷害」呢?但請你冷靜想想,如果不是透過拔毛的行為來傷害自己,你會感覺到「自己的存在」嗎?
          人會在什麼時候會做自我傷害的行為呢?應該是發生了無法原諒自己或無法原諒他人想報復卻無法對他人表達出來時,
          這些能量轉向了自己,既然我無法傷害妳,但我可以傷害我自己來讓你心痛,這種行為有些是你知道有些是你不知道的.
          有時候拔毛症患者會喜歡這種微麻有點痛的感覺,其實在某種程度來說是感覺在自己是還活著的,
           透過痛的方式來表達我還能感覺到自己存在的意義且也是一種「我需要週邊親人來關懷的人」訊息表達出來.
      或許妳從頭到尾都只會覺得,為什麼我自己的手又不受控制拔了起來.心裡想,我只要摸摸頭髮就好不要拔.
     但通常還是會拔,就算你已經告訴你自己了也無效,所以才需要找醫師看病.因為看病的當下,你是一個擁有病人身分權利的人.
     可以透過病人的身分享有病人需要被照顧與被關懷被注意的權利,看病本身不只是單純吃藥而已,這也是讓家人照顧你關懷你的方法.
     也只有透過這種生病的行為,自己才會發現自己的人生異樣了,家裡的父母才有機會覺察到自己的婚姻影響了小孩的成長.
 
   2. 通常只有坐著時候會拔,對,這是在常態的拔毛行為.因為坐著時,身體才不用去分散功能,手才有機會閒下來拔毛.
       不過也有例外情況,像我記的自己國中時,去上體育課應該是打籃球或躲避球,自己不需要在球場上時,會躲到後面空位站著拔.
       有時候等公車貨專注於某件事,只要手閒著,大概半小時人進入「真空狀態=無意識」手就會自己摸頭開始拔了.
       蹲著上廁所也會拔,手閒閒的,又進入到無意識狀態也拔.去視聽教室看影片,也會邊看邊拔,而且還要偷偷的拔不能讓人發現.
 
       不過你寫的位置好像不是很正確,是兩耳下方的頭髮嗎?依照位置應該是耳臏,拔那裡可是比耳朵上方至頭髮中央泫窩還要更痛.
       你知道為什麼9成以上都拔頭髮而不是手毛/腳毛/液毛或陰毛嗎?答案是施力點與痛覺的忍受度.      
           人的毛髮可分為硬毛與毳毛(俗稱汗毛)兩種。
           硬毛:一般外觀顯得粗壯,顏色較深(黑色素較多),可分為長毛和短毛,主要功能在保護身體與美麗外觀。
                       頭髮、鬍鬚、腋毛、陰毛等屬於長毛。短毛則有眉毛、睫毛、鼻毛和耳毛等。
           毳毛:一般細軟,顏色較淡(黑色素較少)。主要分佈在人的面部、四肢和軀幹上,主要功能在排汗與調解體溫。
        拔毛患者她是有知覺/痛覺的人,手指會去摸一下頭或拉扯一下下,主要是因為要讓摸的觸覺可以去感受一下毛髮的粗細,
            如果太細的汗毛或太短的硬毛會因接觸面積太小而不好施力拉扯,所以一般很少人會常去拔汗毛.
            頭髮是人體裡最長的毛髮,也是分布最集中最容易上手拉取的地方,所以才成為拔毛症的首選,也因此疾病名稱才叫拔毛症(癖).
        而在拔下來之前,會去扯一下下,是因為人體自動化行為在評估需要花多少力氣才能把毛髮扯下來.
        通常拔毛時會去手舉起來最方便最舒適的位置去搜尋頭髮,把手當偵探器一樣,
            手在頭上遊走是在尋找一塊好的風水寶地讓自己可以用舒適的方式和不大不小剛剛好的力道拔下自己覺得想要拔的那一根頭髮.
            所以拔毛症患者9成以上,才會選擇一根根的拔,而不是一撮一撮的拔.
                因為要選擇ㄧ個好風水寶地,讓自己感覺到舒適是需要時間與挑選適合的毛髮.
            通常此行為都稱呼為玩弄毛髮階段,嬰兒或幼年小孩是透過這樣的行為來建立起探索世界的觸覺與讓肢體協調運作.
            如果是嬰幼兒有拔毛行為,透過良好的溝通教導就能讓此習慣消失,繼續依照人類成長階段去爬或走路.
            但如果是7歲以上小孩有探索此行為,通常是來自於對毛髮與身體的好奇心.
            大一點,國中以上時發生這樣的探索行為是一種壓力的釋放與某種心理語言要表達出來卻無法對當事人說另一種吸引對方關注的行為.
            拔毛症根拔毛癖和這種探索行為所拔掉很小的毛髮損失是不一樣的,拔毛症代表一種疾病是需要治療.
            拔毛癖是一種壞習慣還沒達到疾病程度可治療也可不用,偶發探索行為一小塊毛髮脫落只要能長回來不影響生活或人際關係就不是病.
            拔毛症之所以定義為疾病,除了要有病患的痛苦感外,最重要是要達到因為拔毛症的因素而影響正常生活的功能與人際關係.
        因此,依照你寫的髮型設計師問地方,應該是頭泫窩中央往耳多上方這一個區塊,
             且通常一開始拔會選擇可以讓上面頭髮遮蓋下來耳朵上方約1-3公分的地方.那裡的皮膚觸覺神經比較遲鈍一些,拔起來較不會痛.
             這跟你一開始選擇耳臏毛髮又比較細,尋找著立點不好找,拔也比較要出力不好拔,且痛覺神經也比較敏感是不一樣的.
             通常耳臏這個地方會去拔,是因為你已經拔完耳上5公分的地方,皮膚已紅腫痛的感覺,所以你才會選換其它地方比較痛的觸感慢慢拔.
             這種因痛覺不同地方,也會影響著你拔毛的習慣.越痛的地方是越少去拔,但也是你壓力越大心理非常想拔時第一首選.
             自動化行為通常找拔毛的地方就是有點麻麻一點點微痛,而當你把拔毛當出氣筒時通常會找觸覺很敏感一拔就很痛的地方.
             為什麼兩個地方會不一樣,因痛的感覺代表著是否我還存在著.自動化行為就只是一種習慣的養成,
             依人體機能分配,習慣是因為自動化後為了花越少身體能量,才會需要把此行為它自動.
             比如學寫字、握筷子、騎車這些都是我們一個步驟ㄧ個步驟堆積起來行程一套流程行為,
             當你越順暢執行流程時就越邁向完成自動化歷程,當你有一天發現一這流程我可以一點也不關住它完全自己執行時,那當下就
                 像你學會字、握筷子、騎車的技能一樣.而當你在運用這些技能時,閉著眼睛放輕鬆不用花任何力氣也可以做到,這就是自動化的優點.
             當你拔毛時,如果是完全不痛那就會感覺沒有樂趣,這樣跟不拔是一樣的那何必拔?
             但如果拔毛時太痛會讓你的身體頭腦要花能量去特別關注,
              這對人體而言像是活在地獄一樣,太痛的感覺也絕對不是病患能成承受喜歡的.
             當身體有特大壓力需要釋放時,去拔越能感覺痛的地方拔了才會越爽.
              這種痛與爽兩難的衝突決擇是讓你的內心產生自我的責罵或罪惡感的來源,
       因此這病患拔毛時會去阻止警告自己不要再拔,也是來自於自我的愧疚感與懊悔感,或許本人並不知道但罪惡感會讓你無法自拔.
         不過,另外一種耳下方的頭髮位置,應該是耳多後方或後下方,這個地方神經也比較遲鈍,拔起來不會非常的痛.
     
      3.想請問這是怎麼樣一個情況?只是習慣性的拔髮或是壓力大的一種另類紓解方式?
         上面的說明,應該可以讓你了解拔毛的習慣是怎麼產生與運作還有壓力是如何造成拔毛習慣養成的歷程.
        
         壞習慣怎麼改正?這應該是我現在很難回答也不適合回答,
         我是以病患身分跟你互動,不是醫師或心理治療師,法律有針對這兩個職業特別的規定.
            (因此,我通常只會建議去醫院就診治療.這是最好的答案,也是讓病人擁有當病人的權利讓家人負擔起照顧病人的義務.)
        如果你換一個問法,雪梅姊姐你是怎麼好的,我也跟你一樣有這些行為,那你可以提供你的方法給我參考嗎?
        這樣的對話,我會比較沒有負擔.===>不過答案還是在疾病是怎麼產生就怎麼解掉,反其道而行就可以了.
        你應該是想問我,習慣成為自動化的行為時,姐姐你是怎麼讓拔毛的習慣消失的?
        那你就思考,你的拔毛行為通常是經過哪些過程才會變成一種習慣,最後變成自動化,請你把它寫出來.
        然後去思考,如果要讓這些過程要消失的話,是要跟其他過程一起合併還是要跳過.
        我自己舉例,有一定儀式拔毛行為的改變:
            1.當發生頭癢時,就馬上去洗頭.這樣就可以不會因癢而拔毛.皮膚痛了就去敷藥,不要去摳它擠它壓迫它.
               頭皮或身體癢,我自己的經驗是去洗澡洗頭.這比你轉換心情去作其他事情還來的有效.
               身體的不舒服感覺部會因為你轉換心情而消除了,存在的問題不處理還是會來干擾你的生活讓你喜歡拔毛的.
 
            2.當我舉起手又無意識拔毛時,自己就幫自己設定心理的警鈴.
              比如當手提起來摸到頭時有觸覺時,就趕快告訴自己等ㄧ下要拔了,要讓無意識行為變成對自己是一種有意識的行為.
              剛開始會不習慣也不容易做到,但多做幾次習慣那種感覺時,下次就會自動提醒自己了.
              如果你沒辦法做到,可以請家人幫忙提醒你自己.不過還是建議最好是自己提醒自己,避免尷尬或家人給你壓力.
              無意識行為轉變成意識化得行為,重點不是在於像心理學家佛洛伊德要去作心理分析,將潛意識變成意識的內容去呈現出來.
              而是要讓感受不到自己的行為,多一點自我觀察讓警覺心提高的心態而已,其實這還算是意識層次的運作.
              只是把以前你從來不作關心注意的行為,花多一點心思去觀察自己監控你自己行為.
              (一般心理學的行為學派統稱此階段為自我監控,從字面上的意思解釋就是要你拔毛時多花點心思觀察你自己.)
                   
            3.把自己儀式化流程寫出來,左手摸頭=>搜尋一根頭髮=>拉扯ㄧ下頭髮=>慢慢將力道加大而拔下頭髮
                =>眼睛觀看頭髮外觀(黑色毛囊與乳白色毛脂)=>拿去沾下巴試看看粘的力道強弱.             
                =>左手將毛髮遞到右手用指甲將毛髮的毛囊壓扁與分離.
                    如果這時候有白色毛脂的話,會先將黑色毛囊壓扁沾書慢慢拖曳讓黑色素慢慢拖離毛髮形成一道痕跡.
               =>當毛囊已經無法再分釐出黑色素時,將毛囊拔去,而毛脂也如同毛囊一樣壓扁後慢慢拖離.
               =>直到我處理完毛髮的毛囊與毛脂,髮根會看一下,如果有微小的分叉就會用雙手將它分離.
               全部都寫完後,想看看你要怎麼讓此行為流程合併或讓某些關卡消失,
            甚至要增加某些關卡,讓拔毛行為只要摸摸頭髮就好,而不要真的去執行毛髮拔除的行為.
            這種從很複雜自我儀式化行為轉變成很單純只有摸摸頭髮就好不要拔下頭髮,
                在心理學的行為學派統稱此階段為行為逆轉.
            行為逆轉的意思是說,行為本來是依照自我習慣儀式化正向執行,現在卻反其道而行從摸拔丟(或吃)變成摸不拔不吃不丟.
            更好理解「行為逆轉」的說法,就是行為產生逆向轉變」讓以前有的行為,變成現在無的行為.
            只要你有變法讓你拔毛的行為中間有空隙停下來,那原本無法停下來的行為就會因為你有了空隙而停止不拔了.
 
            當你儀式化的過程越少時,那接下來就可以執行解除自動化行為,讓它成為一道一道可以拆散或解散的關卡行為.
               這些流程不管是減少合併或增加,都需要讓自己漸漸去適應,也就是衝動的感覺不會被強化更想要去拔頭髮.
               我最後應該是只有三道行為,拔下=>觀看=>丟棄.因此,當我把自動化行為改成可以在摸頭時就對自己提出警告後.
               就算我不小心進行拔毛行為,也會慢慢從自動化拆解成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去進行.
               只要你能夠做到這一點,原則上自動化歷程就算是解除了,接下來只要針對各個流程上面的消除即可.
              (當然還要記的觀察自己的壓力調釋,當心裡有壓力時感覺到ㄧ顆石頭壓在胸口時,
                就去跑步/大哭/唱歌/寫作通通都可以,只要讓你身體感覺到「如釋重負」輕鬆就好,但千萬不要選擇喝酒/吸煙等不好嗜好來解除壓力.)
              還有,越是壓力大的時間點(比如考試),就盡量避免去你習慣拔毛的環境下.如在家一個人讀書,要改成圖管讀書,多人面前不好意思拔.
              有關儀式化個階段行為寫出來,這是為了讓你知道,我當時心理的運作歷程,其實我自己根本沒有這像書面紀錄.
              我只是在心理形成一種治療的方法,用各種方式去嘗試執行,後來發校友一些方法有效後就會持續一段時間.
              一步一腳印的方式慢慢去實踐,也慢慢去縮減自動化行為的流程.
              當時我也想一步登天,用最快的方法就是只摸不拔逆轉行為的方式去減少拔毛.但後來發現,只要壓力一大,這種方法是無效的.
              最後,我還是酸鹼與合併流程,將自動畫儀式行為固定在3個流程裡面,持續一段時間後,才去作各流程的消滅,這樣就輕鬆容易很多.
 
              以上,這是我踏入醫院第一個月,醫師開藥給我吃並開轉介單到臨床心理治療師,我還沒看到心理治療師前我自己的疾病康復進度內容.
              其實那個時候我不知道自己是已經在做心理治療師的工作,我只是嘗試著自己幫忙自己,在強迫症討論區寫{雪梅日記}.
              當時我也沒讀過心理學專業知識,我只是用以前人生經歷,國中打工在生產線當包裝作業員的心態與想法去解除自動化拔毛行為.
              還有大學時,因我是讀紡織工程,專門學習工廠生產線紡織機器.故,生產線自動化這是紡織專業其中一門課程,我把它的概念挪過來用.
              一個月的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不長.但你可以在這一個月以內,讓自己衝動拔毛的感覺慢慢改變,然後慢慢適應新的流程行為.
              寫作會讓你自己更了解自己,更清楚你自己目前生病的狀態.而且有時候身邊的強迫症病患一個無心互動的話,也可以幫你.
              當時我去門診大概是第二次,剛好看到一個強迫症病患在聊他生活照片日記.他喜歡把生活用照片去紀錄,所以分成學生/婚前/婚後.
              因此,他的話提點了我,我自己是感覺不到頭髮生長的情況,除非我去照鏡子.那可不可以像這位朋友一樣,也來寫一本綠豆芽成長記.
              很有趣吧,我把頭髮稱呼為綠豆芽.因為當下我想到,國中生物課時老師會教我們怎麼把綠豆敷成綠豆芽還要寫成作業交出去才可以.
              反正呵護頭髮大跟把綠豆孵出來變成綠豆芽是一樣過程與道理,那當然要取一個有趣好玩又無傷大雅的名字來幫助自己.
              因此,那時候我就準備了一台數位相機,把整顆頭從頭到尾仔細拍下來.然後,剛開始是每天拍一張照片.
              後來,發現每天一張太浪費時間,也看不出綠豆芽長大跡象.所以就改成2-3天拍一張,而且那時候還請我身邊家人(妹/男友)幫忙拍.
              再過一陣子,發現長得速度好慢,感覺有改變又好像沒改變,我又改成一個星期拍一張照片.嗯,這下子真的有感覺了,綠豆芽真的在長大了.
              哈哈,照片上的你外表的改變,頭髮從無到有的轉變,這可是增強你信心來源的動力喔.別小看這一張數位照片,你看到它可會很開心的.
 
              以上是我的經驗,寫出來讓你知道.這並不是希望你依照我的方法與模式去作,而是要提點你.
              你也可以用你現在的生活經驗與身邊對話人物的內容來幫忙你自己,學校的老師或圖書館也可以成為你獲取知識的管道.
              因為只有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在未來某一天等你脫離了疾病第一次康復後,又要再度面臨疾病復發時,你才有能力幫忙你自己.
              如果你只是依照我的方法去施行,或許這個方法真的對你是有效的,但是如果疾病再復發時情況又不同時,你就沒有能力幫忙你自己.
              其實臨床心理師也是用這種方式在幫助病患,提供一些表格讓你填寫拔毛最常發生的時間點與情境和壓力焦慮憂鬱情緒的關聯性對照.
              之後慢慢的就會開始跟你討論,這種拔毛行為你要怎麼處理.有些心理師會直接要求你配合他的方法去作,有些會要求你自己先想辦法.
              不管互動的過程如何,只要疾病可以慢慢減緩,這都是你跟治療師之間互動關係的謀合歷程.
              但如果你只想靠你一個人走自我寮癒的歷程,少了醫師或臨床心理師的幫忙.
              你自己一個人就要身兼多職,當病患的同時也要教導自己,這是非常不容易的.
             
              故,最後我還是希望你自己去評估,你要走像我自我寮癒的歷程嗎?還是去醫院找醫師與心理治療師幫你的忙?
              選擇走自我寮癒這一條路是非常辛苦的,而且當你徬徨無助遇到瓶頸邁不出自己的關卡時,很難有人會想辦法在中途介入幫你的忙喔.
              因為這不像煮菜一樣,可以中間換手去烹飪調味.而且就算有人想幫你,他也會因為前面治療進度的陌生而感到害怕不敢介入.
              一旦你開始走治療的旅程後,將會遇到各種議題要去處理及當下進度要去執行,也會有各式各樣的難關要去克服,
               除非你真的非常有耐心與毅力加上恆心還有時間的配合,否則我還是建議去醫院接受治療比較快.
              至少你在想哭得時候,還有一個人可以陪在你身邊聽你說讓你哭.....陪你笑........
          
               
              花了一個下午時間,原則上把看門診的第一個月自我寮癒歷程大致上寫完了,我的故事還很漫長,這僅是剛開始而已.
              妹妹,你願意花多少時間去作治療呢?還是希望讓醫院幫忙處理會比較快,
              不管哪一種選擇,這都是你自己要對你自己人生負責的行為.就算是你選擇了不選擇,那也是一種選擇.
 
              我下個月開始要準備考試進度,晚上可能無法像現在花大量的時間在寫作上面.
              如果你有任何疑問或想跟我分享的內容,歡迎你來信跟我聊聊天.
                        
                                                       雪梅 姊姊 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