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拔毛症(Trichotillomania)拔毛癖(hair pulling)食毛癖(Trichophagia)斷髮癖(Trichorrhexomania)圖書館Library
關於部落格
1889年法國皮膚科François Henri Hallopeau 醫師提出疾病名稱,1838年法國精神病Jean Etienne Esquirol醫師提出衝動控制障礙,1987年被納入DSM III-R精神疾病診斷手冊。患者無法抵擋拔除毛髮衝動重複行為,造成明顯毛髮缺少嚴重者會有瘢痕且可能有併發腕隧道症與食毛癖。
  • 120951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由精神官能症病名,找出治療方法。~~從逆境中,悟出道理。

 
DSM4的拔毛癖診斷標準則 (不用回復)
2006/7/20 15:56:27 by 雪梅 ( $_$ )
DSM4的拔毛癖診斷標準則  

312.39 拔毛癖
A.一再拔自己的毛髮,造成顯而易見的毛髮損失。
B.就在拔髮前不久,或企圖抵抗此行為之時,都會增加緊張感。
C.拔法當時覺得愉悅、滿足、或解脫感。
D.此障礙無法以其他精神疾患作為更加解釋,也並非一種一般性醫學狀況(如一種皮膚科狀況)所造成。
E.此障礙造成臨床上重大痛苦,或損害社會、職業,或其他重要領域的功能。
===============================

在不同的階段,症狀都不一樣.
在還沒去看醫師前,在剛生病國小.國中
我是有A.B.C.D.E.

在還沒去看醫師前,在剛生病高職
我是有A.C.D.E.

在還沒去看醫師前,在剛生病大學
我是有A.D.E.

在還沒去看醫師前,出社會後,
我是只剩下A.D.

===============================

我在去看第一個醫師時
86年,我是有A.B.D.E。

我在去看第二個醫師時
87年,我是有A.D.E。

我在去看第三至六個醫師時
94年,我是有A.D。
應該說,我去醫院是想要把A處理掉。
至於D,因為生病久了,無所謂痛苦或造成功能性的損傷。

==================================

當患者已學會如何藉由放鬆的原理,來處理焦慮的事務時。
B.C.就會漸漸消失,只剩下A。
最後,到後期的拔毛症,根本無所謂的B.C.E。
只是很單純的A,一種不知到為何而做的習慣行為。
當到後期時,一定會有自己一套的儀式化行為發生。
比如我就習慣性,拔下來後會把毛囊與頭髮分離。
有時,還會拿毛囊去下巴沾黏試其黏著力如何。
到後來變成一種流程動作,一種不自知的動作與行為。
(此時,自己並不會發覺,直到自己去思考自己的行為時才會知道。)
看到拔下來的頭髮,長的如何,在判斷接下來相對應的處理流程。
依序漸進,不會脫離此原則。(久了,就不會做判斷,就直覺性做下一個動作。)
問我要為何這樣做?不知,沒有理由。
反正就變成一種潛意識下,一種毫無情緒理由的習慣動作。
而這種不自知在潛意識下所造成的行為,是無法用藥物治療根治的。
若是採用心理治療,需要一段時間去分析與歸納並且要從認知開始做起。
在潛意識下拔頭髮的習慣,這也就是在心理治療裡最難處理的。
縱使,已經由患者與治療師找出心理衝突點或學會用其他習慣來取代。
但這樣的潛意識下所造成的行為,是無法根除的,很有可能再次復發。
因此,拔毛症並不好治療。
但若與強迫症來比較,會比同時擁有強迫性思考與行為來的好治療。

==================================

這一、兩天去試聽課程,學了一些心理學理論。
昨天學習學習佛洛伊德的理論:人格結構與心理活動之層次

人格結構,可分為三個部分:本我、自我、超我。

藉由隱式減敏法、習慣轉換、壓力處理技巧、自我陳述、目標設定及嫌惡刺激..等等的治療方式,
來使的此三部分的我,去做動態調整與平衡。

心理活動,可劃分為三個部分:意識、前意識、潛意識。

我問老師說:「如果是在潛意識的儀式化動作,可不可以藉由前意識或意識,來做修正與改變?」
老師回答:「心理治療的目的就是要將潛意識的問題,透過意識來改變。」

為何我會詢問這個問題呢?因為跟自己的拔毛症有關。
到醫院後,我開始認真對自己的不自主拔毛行為做自省與改變。
http://www.ilife.org.tw/Post_Show.asp?Post_ID=735
2006/1/12 由精神官能症病名,找出治療方法。~~從逆境中,悟出道理。
這一篇留言,是我在於拔毛症一個關鍵點,也是心理師讓我離開醫院的主因。
雖然我在醫院裡,大部分時間在談與醫師或網友互動的過程與感受,並無提到拔毛症方面的事務。
當我問治療師,我可以離開醫院了嗎?她說:「從來醫院至目前,都沒發生拔毛現象,我可以離開了。」
當我提到此留言與觀念時,她說:「妳的速度真的很快,這樣的事務一般最短也要2-3年以上,可是我

只有2-3個月就瞭解的,果然不是普通的病人。」

到底治療師跟我在說什麼呢?而這封留言跟佛洛伊德的理論有何關係呢?
來,幫大家解答,不再問了,因為問了也不會有人回覆,也不會有太多人懂。

首先,拔毛行為已是在「潛意識」下,毫無情緒理由的習慣動作。
次之,藉由本我、自我、超我的互動自我觀察與領悟下,多出一道判斷式來阻斷拔毛行為。
最後,發現自己在做「衝動行為的控制」,也就是「意識」與「前意識」的運作下,擋掉「潛意識」的拔

毛行為。

而這個道理,也就是昨天上課我問老師潛意識的問題,透過意識來改變。
不過,心理師或醫師說我懂我會,但我真的是在不具備這些專業知識下的演變產生的心態與行為。
所以,我也很疑惑,我真的懂嗎?我真的會嗎?

以上只是簡敘概念與理論,詳細的還在寫文章。
~淺談由強迫症的「思想中斷法」,衍生至拔毛症的「衝動行為中斷法」。~

另外還有一篇文章,在探討病識感對於精神官能症患者的重要性。
~前世今生,繆稽談。~「病識感」的重要性~

以下是回覆的留言:(依照日期反排序)
疾病(ICD10 )的國際分類--拔毛癖(F63.3)(trichotillomania)
2006/7/27 19:17:37 by 雪梅 ( * )
名詞:拔毛癖(F63.3)(trichotillomania)
解釋:習慣和衝動控制障礙之一,特徵是衝動性的拔毛導致毛髮丟失,這不是對妄想或幻覺的反應。拔毛之前通常有緊張感增加,拔完之後有如釋重負感或滿足感。

資料來源:http://51gt.com/news/show.aspx?id=2909&cid=103
http://www.xl120.com/search/search.asp

拔毛癖診斷為強迫症的可能性
2006/7/25 00:04:52 by 雪梅 ( * )
B.就在拔髮前不久,或企圖抵抗此行為之時,都會增加緊張感。

這應該是,剛生病沒多久或前幾年的判斷原則。
但以我來說,在高職後,根本就無所謂的拔髮前不久緊張感或企圖抵抗此之行為。
高職後,拔毛變成一種改不掉的壞習慣。
雖然知道且也想辦法強迫自己要改掉此壞習慣,試過一些方法還是不行。

我爸在我國小時候,還拿蒜頭或鹽塗在我頭上,讓我去感覺刺痛的感覺,他們希望可以制止拔毛行為。
但我卻心理不平衡,感覺他們根本不願意了解我心中的事,只是一昧用他們認知的方式治療我。
當然這種互動下,只是我越來越叛逆,頭髮越拔越多。
這樣只會是一個惡性循環,對彼此的親情都造成很大的傷害。

我在國三時,自己就學會用閱讀或聽音樂等方式來放鬆心情、減低壓力,但這些還是不能真正治癒拔毛症,只能改善或減低心理的壓力。

高職畢業進入大學,半工半讀下,也是著讓自己不要閒下來,讓時間都排滿,回到家就只有睡覺。可是不行,因為會在讀書或上洗手間時又會不自覺得拔起頭髮。只要一拔大概至少是30根以上,時間會持續5-30分鐘以上。

我也嘗試過改變拔毛法的取代習慣,那好像是在高職時試過的方法。但也只能在一段時間取代拔毛習慣,當生活壓力一大後,自然還是會恢覆拔毛習慣。

高職或大學的時候,我就知道家庭治療的相關理論,但我知道這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因為我父母都不帶我去就醫了,更何況怎麼可能會跟我一起進醫院呢?所以我走進市療或者看到相關期刊報告時,我知道家庭治療這方法根本我不可能用在我身上。

隱式減敏法、習慣轉換、壓力處理技巧、自我陳述、目標設定及嫌惡刺激這些方法我都試過,但都是自己看書或看資料自己學習,自己嘗試沒有醫師或治療師陪同,但都無法停止拔毛行為。

就算我走進了醫院,我還是不願意配合治療師,故意跟她說我沒有拔毛了,讓她知難而退。讓她無法對我做一些相關治療,因此我自己又再繼續找尋自己適合的治療方式。問我為何要如此呢?因為我不相信人我不相信醫師或治療師。所以才會是『不想醫,我只想陪您玩遊戲。』


C.拔法當時覺得愉悅、滿足、或解脫感。

恩,這應該說也是生病前幾年是如此,讓焦慮或壓力的心情藉由拔毛的行為來減低。
但當自己想要變好時,就會開始用方法去制止自己的拔毛行為,這個理論就行不通了。
不過此時的拔毛症,應該已經進入儀式化行為。

以我來說,是拔下毛髮,把黑色的毛囊與頭髮分離,然後丟掉。
當拔第一根是沒什們感覺,反正就是一種習慣。
第二根時,就會看著黑色的毛囊長的怎樣。
第3.4.5.6....30根,就會越來越像吸毒一樣上癮。
為何會上癮呢?因為看就黑色毛囊就會覺得很興奮很想要再看到更好長的更棒的。
所以此時,拔的越多就會覺得愉悅越滿足一種自我滿足感的解釋,但不會有解脫感。

7/22(六)才在問自己,為何看到黑色毛囊會如此的興奮?
後來想起來了,因為我把黑色毛囊當成細菌(黑黑的很像是蟲蟲或土囊裡的細菌)。
如果是細菌,當然是不可以長在頭上,當然一定要拔掉它。
一定要拔掉它,拔光它,拔掉,拔掉,通通拔掉!!

所以在國小剛生病時,把自己的頭髮都拔光了,還找來弟弟在陽台告訴他黑色毛囊這是細菌。
(拔下我弟的頭髮,說你看這黑黑的就是細菌。)
我好像不到10分鐘,就被我拔到直徑約5公分大小。

後來我弟的頭髮被我爸看到了,我爸訊問我弟後,就來找我問何要拔掉我弟的頭髮。
我說了,但我爸不願意相信我說的話,因此他又痛打我一頓。
因為在不信任中又被痛大一頓,這段記憶現在才能回想的起來。(這段記憶應該是在我國小4或5年級)
接下來,不管我爸用哪一種方式治療我,我當然只是表面應付但心裡就越來越恨爸爸。
越是恨他,就拔下更多新長出來的頭髮,這時才是由叛逆的行也是一種自我傷害的拔毛症。

因此,從我生病後到我走進市寮醫院,我的頭髮長度從來沒有超過5公分。
反正,就長出來就拔掉,週而復始。
一開始生病也許真的是父母的婚變,家庭教育教導不當。(國小)
後來就演變成,拔頭髮是一種洩恨,一種自我傷害的行為。(國中)
長久下來,當自己想要去停止此行為時,就變成一種壞習慣,根本改不掉了。(高職.大學)

7/22(六)在北科大圖書館自修看書籍時,看到了以前常拔毛的洗手間。
一種既熟悉又陌生,酸酸的心理感受。
我此時問著自己,為何把黑色毛囊當成細菌?
想著想著,原來是我爸觀念傳承給我,因此我才會有此觀念。

國小3年級夏天的某一日,跟家人與鄰居相約,
到阿公家的溪邊玩水且用網子合力抓魚或釣魚。
但因為溪水的上游是養豬場,所以有時會排放廢水,變的比較骯髒,但平常是非常清澈的溪流。

記的回來沒多久後,我就一直拔頭髮,所以父母當時都以為我是因為受水污染,用各種民俗療法醫我。
因此,我爸說我是受到感染,身上有病菌,因此他才用滅菌的方式治療我。
我說頭髮是我自己拔掉的原因,我爸不相信之下,為了避免皮肉挨打之苦。
所以我只能接受父親說我是感染,身上有病菌。
故久了之後,我才把黑色毛囊當成是細菌。
既然我爸那麼討厭細菌,那我也恨我爸我也討厭細菌。
故拔掉頭髮的黑色毛囊,才變成我會上癮的原因。

說到細菌,好像有另一段記憶是家裡在我國小時DIY鋪水泥地。
後來小小氣體都跑到地表上,造成地上好多小小的洞。
當我看到後,就覺得好害怕。
後來幾乎不再去那個地方,遠離它。
好像這記憶又跟拔毛症,扯在一起了。
好像為何我會看到透明的表皮,就好像是重了第一特獎一樣。
心喜若狂,希望每一根都是,盡情的拔、盡情的去享受那一種上癮的感覺。

所以呢,如果是國小我把黑色毛囊,當做是細菌的話,一直去拔掉頭髮。
這就有可能是歸類在強迫症裡面,因為頭髮不是細菌,不需要一直拔掉它。
這原理就像覺得手很髒,一直洗手花很長的時間,還是覺得手洗不乾淨。
我也花很多時間,去拔掉頭髮,希望這細菌不是長在我的頭上。

還好現在不用去醫院了,不然這些資料就是寫成一張拿給醫師或治療師看的。
既然我都可以自己找到原因,修正自己的觀念與行為,那就不用去醫院了。
醫師說我有進度,是在指我生活中發生的事物,寫成心得歸納整理與分析。

http://www.ilife.org.tw/Post_Show.asp?Post_ID=292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