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毛症(Trichotillomania)拔毛癖(hair pulling)食毛癖(Trichophagia)斷髮癖(Trichorrhexomania)圖書館Library

關於部落格
1889年法國皮膚科François Henri Hallopeau 醫師提出疾病名稱,1838年法國精神病Jean Etienne Esquirol醫師提出衝動控制障礙,1987年被納入DSM III-R精神疾病診斷手冊。患者無法抵擋拔除毛髮衝動重複行為,造成明顯毛髮缺少嚴重者會有瘢痕且可能有併發腕隧道症與食毛癖。
  • 99171

    累積人氣

  • 5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拔毛症患者自療的方法

回覆 : 雪梅你好
2009/4/16 13:05:14 by 雪梅 ( * )
珍娜:
喔~~很難得喔~~有人在暗地看見了我!!
下次可以主動跟我打招呼,我會很樂意跟您見面的。

我先想想,用哪一種方式回覆呢??普通一點白話一點好了!!
拔毛症此疾病的康復在於心態與外型,這是兩大指標。
心態要依照妳離患此疾病時,所遭遇的創傷或不滿以及期待等事件。
外型要依照妳以前或你所希望的,但不代表可以恢復以前的狀態。

拔毛症是一個介於身體疾病(皮膚病)與心理疾病的中介者,跟強迫症是不一樣的。
(不過強迫症某些也是身心疾病的中介者,只是要看病徵而定。)
因此,當你康復後,如果是短時間,對於皮膚與毛髮傷害不大就很容易恢復原先的樣貌。
但如果你生病已經很久了,就不是你所想像的可以完全恢復到跟一般人完全的模樣或者跟你之前美麗的容貌。

因此,在於外型來說,你必須學會接納心理疾病康復後外型的妳。
也就是說,如果我拔毛了18年,因為毛囊已經壞死,某些地方而長不出頭髮,
達到皮膚科的疾病名稱為「疤痕性禿頭」,就算妳去接髮也是無濟於事。
唯一的方法就是重新再頭皮上植新的頭髮,這又是醫學美容的專業,湯醫師也無從回答起。
因此,想要從事專治拔毛症專科醫師或心理師,不是想像中只要懂精神醫學與心理治療而已,
連外科醫師與皮膚科和醫學美容,這方面的知識與技能都要一起學習。

治療拔毛症的方法有很多種,可以是依循醫院的建議也可以自創。
醫院會教妳壓力的調適方法與習慣改變,當然醫師會開藥給你吃會比較容易做到。
這醫院的方法,我想就去請教醫師或心理師就好了,因為這是有行規與專業倫理的約束。
我能告訴妳,我自創的方法:2006/1/12 23:31:58由精神官能症病名,找出治療方法。~~從逆境中,悟出道理。
(1)頭癢時,想辦法降低癢而拔。=>洗頭,是最快的方法。
(2)舉起來想拔時,告訴自己摸摸就好不然繞圈圈就好不要拔下來。=>習慣倒回,(我寫了_時光回朔_這篇文章)
(3)舉起來想拔時,告訴自己轉移注意力去做其他事情這樣也不會拔下來=>習慣轉移
(4)大部分拔毛是無意識,你完全不知道的。因此,要強化自己對於拔毛行為的觀察與覺醒。
就像警察小偷一樣,當不小心當了小偷自己要趕快當警察跳出來警惕自己,不然就要有使用救護車自我醫療的方法。
因此,在醫院那段過渡期,我最常使用的就是「警察小偷」與宋自己到「救護車」進行「自我監控與醫療」。
(5)如果妳真的無法克服這種拔毛的習慣行為,不然就是請家人或他人對你發出警告訊息。
或者你消極一點,在沒有帶帽子或者假髮的時間,自己找比較通風的網子或布類或髮帽,把頭給遮起來,我當時是在過年跟家人去南部玩,在旅社看到不織布的浴巾想到的方法。
這也是過度期,一種降低對於拔毛行為的方法,讓時間慢慢遺忘習慣的發生。

妳知道嗎??當我刻意讓自己生病時,那一年我立下志願要在那一年裡,盡量每天想一種治癒拔毛症的方法。
所以,它是一個EXCEL檔,我個人的專用文件,沒有發佈在網路上。
因為那一年,就是特意尋找拔毛症治癒方法的研發過程,很有趣的。


回覆 : 雪梅你好
2009/4/16 13:06:05 by 雪梅 ( * )
拔毛症跟強迫症有一個共通地方,就是疾病會反反覆覆的,時好時壞。
拔毛症主要是因為壓力所導致疾病復發,而強迫症卻因自我要求高與執著放不下繞不出去而導致疾病纏身。
拔毛症在醫院的觀察,最短是三個月內不會有拔毛現象,且會學習自我生活環境的壓力調適。
但我的定義與規則是至少要達到半年,你可以完全控制拔毛行為的發生,
讓自己在最想要拔毛時,可以學會用其他方法取代與自我監控自己的無意識拔毛行為。
到一年後你就會自然在生活中,漸漸慢慢的遺忘原來你自己有拔毛的行為。
後來回想起來,哈哈~~原來我學會了一項與眾不同無生產效益的能力~拔毛~。

不過,這些都是最表面的拔毛症患者的判斷方式,只是說明你自己學會懂得處理拔毛症這樣的疾病,
但不代表你真的痊癒了。(恩~~我又點過份完美,自我要求高了。)
我對自己痊癒的定義是~在哪裡跌倒,就在那裡爬起來。~
拔毛的行為可以學會控制,但創傷與不滿卻是很難用藥物所彌補的空缺。
當你在完成行為改變與自我監控後,接下來就是要面對自己最難的一關~走出你自己罹病的心理與環境因素~。
 
回覆 : 雪梅你好
2009/4/16 13:07:01 by 雪梅 ( * )
我康復了,這句話是95/1月底心理師說的,叫我不用回去她的診療間了。(不過,我還是多呆一個月跟她實務學習心理治療。)
她說如果我還再拔毛時就是疾病再度復發,那時還要回醫院。(不過事實證明,我真的不需要回去醫院,我自己會處理。)
後來,當我一年跟湯醫師門診的口頭約定完成後,我就刻意再讓自己再生病一次好好體會什麼是拔毛症這疾病。
故意與刻意讓自己再生病是想更深一層認識什麼是拔毛症,如果我是醫師或心理師我又該怎麼治療我自己。
2008/11/18留言97年心衛中心『心理自療團體』成員篩選對談_結局,就是那一年體驗的過程與結論。

而你當天看見的我,是第二個階段,在自然的生活情境裡自然的發生了拔毛,我又該怎麼面對與處理。
2009-02-02 17:42:21 家庭的壓力,災難的來臨~病情的復發~我該怎麼辦?
這是網路上我自己部落閣的文章,有記錄著發生事情的經過。
經過這一兩個月,我發覺真的我可以決定自己的病情是否要康復還是復發。
另外,我有跟我妹討論過這個問題,就是頭額前面頭髮很稀少。
我妹說_這是家族遺傳_幾乎家裡的小孩跟大人都是這樣!!

我的部落閣發展到現在,跟這裡討論區的人氣與互動狀態差不多了。
因此,我還是想往拔毛症發展,不是強迫症,只是兩個疾病是姻親關係。
且湯醫師是我入行的老師(但看起來不像是我的醫師),所以還是會來這裡逛逛。
跟湯老師與湯爸爸,請安,打聲招呼。~但我沒興趣繼續當打手(三位心理師說的話不是我說的)~

拔毛症這疾病在醫療的歷程裡,沒有像強迫症一樣枯燥乏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